他兴旺我衰微

施浸的约翰,年龄比主耶稣大了半岁。  若是按照旧约时期的习惯,人到了三十岁才出来作工,那么他作了六个月的工,主耶稣也出来开始他的工作。  在这六个月中,施浸的约翰已经震动了全犹太的各阶层,甚至连统治犹太的罗马君王,也被他震动。

约翰所以这样轰动,不仅因他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而且按照拿细耳人不剃头发的原则,他的须发也必定很长,形状怪异。  加上他不住在城市或乡村,却处身在旷野不毛之地,他也不食人间烟火,只吃蝗虫野蜜。  他的生活可说是脱尽了宗教传统,脱开了文化背景,不受宗教和文化的影响,单单的照着神给他的托付,传神的话,不管当时的宗教与文化受不受得住。

他所传的道是叫人悔改,他所作的工是叫悔改的人受浸,浸入死地,好迎接一个新局面,因为基督就要来到了。  他不但叫一般的人悔改,他更叫那些宗教领袖,以及在社会上居最高地位的法利赛人悔改。  他丝毫不徇情面,指出他们的虚伪,比别人更得罪神。  民众们听了他的道以后,差不多都悔改了, 也都受他的浸。  但是宗教首领法利赛人等,大部分都碍于面子,撑个架子,硬着颈项,不服他的道,更不接受他的浸。  这些人虽然对他又气又恨,但看到民众都接受他的浸,也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的约翰,成了全犹太国的头号人物,成了一切谈论的题目。  民众不但公认他是神兴起来的大先知,只有当年先知以利亚才能与他相比;甚至有人说,约翰必定是那应许要来的基督。

犹太宗教的祭司和利未人,有一次专一的到约翰那里,问他是不是基督。  约翰告诉他们说,我不是基督,但是我是圣经所说,那个旷野的人声,喊说,修直主的道路的。  我与基督万不能相比,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

通常一个人,工作稍有成就,名气一大,就会产生野心。  人一有野心,生活为人,也就逐渐脱离轨道,最终不知下落了。  但是施浸的约翰,并没有改变他的态度和地位,仍就照着神给他的托付,忠诚的为基督铺路。

约翰为主铺路后不久,基督也出来工作了。  约翰一见到他,就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约翰认识主耶稣乃是基督,而且还作赎罪的羔羊,背负世人的罪,是约翰自己做不到的。  约翰只能叫人悔改,叫人从罪恶中转向神,但是不能除去人的罪。  除罪的工作非基督不可,因为唯独基督才是真正替人赎罪的羔羊。

约翰也认识基督乃是以圣灵施浸的,因为他看见圣灵与主耶稣合而为一。  他知道他的浸不过是把人结束,把人置于死地,目的是叫人了结以往的,准备好心思和心境,迎接基督。  现在基督来到了,他要以圣灵施浸,把人浸在圣灵里。  这圣灵有基督死的成分, 更有基督复活的成分,也就是神永远生命里的两种主要成分。  以圣灵施洗,就是使我们在圣灵里得到死而复活的永远生命。

基督出来工作之后,跟随的人就日渐加多了。  因为民众的心,经过约翰的震动, 5前那样远离神, 对神漠不关心。  有许多从前跟过约翰的,现在转来跟随基督,要多知道一些属神的事。  这时候,有人去告诉约翰说:众人都往耶稣那里去了。

向约翰报告的人,可能心中有点不平。  因为他们不认识基督。  施浸的约翰却认识基督,知道基督不但是神的羔羊,来除去世人罪孽;不但是以圣灵施浸,使我们在灵里得永生,作神的儿女,约翰更进一部的指给人看,基督还是一位来娶新妇的新郎。

看见基督是新郎,要到地上来娶一个新妇,这种认识,在约翰之前还没有一个人知道。 这种对基督的认识是个了不起的看见,出自属天的启示。  一切信基督的人,不但罪得除净,又得了死而复活的永远生命;并且所有有永生的人,在神的眼中,不是一个一个分散在各处的人,乃是一个团体人,一个唯一能和基督相配,与基督相合,好像丈夫和妻子相配相合一样。  这个团体人就是教会,就是基督的未婚妻,到一天,基督这新郎就要迎娶他的新娘。

约翰深知他自己不是新郎,最多也不过是新郎的朋友。  若是世人都相信耶稣,罪得赦免,又得到永生,成为一个团体的人,作基督的新娘,约翰在旁边,也只有喜乐。  若原来跟随约翰的人,现在都转去跟随基督,他不但觉得喜乐,而且更喜乐满足。  约翰深知他奉的差遣,原本是一切为着基督的。 他下结论说:他必兴旺,我必衰微。

施浸的约翰后来被君王下到监里,在被囚的时候,盼望基督来救他,曾经一度信心动摇,以为看错了人。  但是他没有跌倒,没有失败,最终殉道了,完成了他的职事。  他轻看他的名声,也不利用他的影响力作别的事情,只看重基督,只为基督铺路。他必兴旺,我必衰微。

主耶稣对约翰下的评论,乃是最准确,而且是永存的断案。  主对那些以约翰为先知的人说:我告诉你们,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  主又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胜过施洗约翰的。  然而天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  在肉身中被神兴起来为神工作的,以约翰最大。  但是在基督里,受了圣灵的浸,作了天国之子的,地位是新娘,为要配合新郎基督,与基督合而为一。  新郎的朋友自然不能与新娘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