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成華弟兄見證


 

本文記述的是俞成華弟兄的見證。俞成華1927年畢業于上海圣約翰大學,後作眼科醫生帶職事奉,為上海基督徒聚會處的長老;譯有《与神同在》和《馨香的沒藥》等教會古典屬靈名著,著有《生命的信息》及《進入神生命的道路》。其譯作和著作強調“¤內在生命”¡、“¨走里面的道路”¡,對二十世紀的中國圣徒頗有影響。俞弟兄1956年在中國教會所遭遇的大逼迫中殉道。本文節選自《至圣所生活》,作者俞崇架為其四子。

 

操練与神同在的

俞成華弟兄軼事

——1956年殉道——

 

從祖父的心志講起

 

祖父俞封泉(又名俞和全)是鐵匠,有兩三個徒弟。堂前(即客廳)作鐵匠鋪。那時,連最簡單的鐵釘也是手工打的。

 

祖父是我們俞家第一代基督徒。他身材高瘦,主日聚會時,為了不擋別人的視線,總是坐在最末排的窗前。他平素愛講幽默話,愛作詩。他盼望兩個儿子長大後都做醫生,并用詩句表示醫生的接触面最廣﹕上与君王同坐,下与乞丐同行。在當時,特別在海外傳道人中間,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醫生是向缺醫少藥的中國人傳福音的最好職業。它要比鐵匠職業接触更多的人。後來,伯父和父親果然一生都行了醫,傳了福音。祖父的夙愿得償。

 

實在感謝神! 

 

怜憫的視線,就落在我們這位又高又瘦、愛坐末位的祖父身上了。在鏗鏘作響的鐵匠鋪子里,那烏黑的鐵塊在祖父的手下、在火紅的爐口如何捶打成器,祖父里面的屬靈生命也照樣在神的手下、在烈火的試煉中捶打成了“¤大戶人家……貴重的器皿”(箴17:3;提後2:20,21)。

 

“要殺就殺!”

 

1900年,“基督徒格殺勿論!”(不論你是富貴或貧賤,一律殺掉)這一口號,竟然同時從滿清政府和義和團喊出,好象蓋天烏云,由華北向江南蔓延。在殺聲前,祖母和祖父的反應不同。當時,我父親剛滿周歲,伯父11歲,大姑母17歲,還有二姑母。勤操家務的祖母听到“®格殺勿論”¡,很害怕,心想:如果丈夫被殺,一家五口靠什么糊口啊?(當時社會,妻子不做社會工作。)那時,她因听了不敬虔人的勸告(詩1:1,另譯),就對祖父說:听說灶上貼個灶司菩薩(舊時南方人的迷信,就是掌管全家禍福財气的灶神),就可免殺。祖父卻毫無懼色,厲聲回答:要殺就殺!就是不貼灶司菩薩!感謝神!坐末位的祖父卻有受苦的心志作兵器。結果,華北圣徒遭殺了,江南卻沒有。為甚么?原來,當時電報机尚未普及,全國只有兩台。“°基督徒格殺勿論”ª的電報先由慈禧太后發給南京,再由南京向江南各地張榜通告。當時,南京的兩位報務員收到?,深感大有“¤手下留情、筆下超生”¤之必要。要不然,長江以南會有多少眼淚、多少悲傷!他倆竟大膽把“®格殺勿論”而改成“¤一律保護”¡,保住了江南基督徒千家万戶的性命。不久,時局變遷,慈禧太后收回殺令之時,發現王命在江南竟被篡改,隨即下令腰斬這兩位報務員。“¸腰斬”是用大刀把活人橫腰斬成兩段,一种極其殘酷和慘痛的死刑。江南肢體們聞訊後,眾心齊信,异口同聲:公義的神必以永生報應那兩位報務員(參羅2:7;太5:10~12)。阿們!

 

“³這世界的王將到;它在我里面是毫無所有”(約14:30)

 

殺聲和受苦心志的第一回合發生在祖父(第一代)身上,半個世紀後,第二回合發生在父親(第二代)身上:

 

逼迫臨到時,家里第一個被隔离審查(把人單獨關鎖,不可与外人聯系,坦白交代自己的問題及檢舉揭發別人的罪行)的,是瘦高、象祖父的二哥崇信(在上海第二醫學院讀書),那是1956年1月(此時他不准回家已有五個月了)。有一天,他忽然被放回家來。看來政府是要放長線釣大魚。二哥想,今天回家去,應盡量少說話,免得明天返校後又添麻煩(難免要匯報交代,昨天跟父親說了甚么)。但是有一點他覺得應該告訴父親的,就是接下來政府是要整他(指把父親關起來,要他交代問題)和其他教會負責人。

 

二哥剛把這消息說完,二十年來盡心操練与神同在的父親,又沉著又剛毅地以主的回答作回答:它在我里面是毫無所有(約14:30。這句話是這世界的王將到之時,耶穌所回答的豪言壯語)。

 

事隔約三十年後(1982年),我們有机會跟父輩同工陳恪三老弟兄交通。陳老弟兄是先父的同工,福建福清人,比父親小四歲。陳老弟兄的屬靈分享,請參香港基道書樓出版的《陳恪三弟兄晚年部份信息》一書。當我們講到父親說的這句話時,他激動地說:今天的交通真夠丰富了,夠回味了,實在太寶貴了!他補充說:這節經文的見證,我這次是平生第二次听到。第一次是親耳听和受恩教士說的。

 

原來,有一段時期,撒但經常攻擊和教士。有一天,她獨自在牯岭山上靈修,到了晚上,并沒有風,但是住房的老式木門卻轉動起來,門臼嘎嘎作響。那時,撒但已是赤膊上陣,企圖要嚇倒她。而她滿有神的同在,滿有信心、滿有力量地對著門,輕蔑地、厲聲地說:你在那里乒乒乓乓作甚么?我告訴你,你在我里面是毫無所有!這句話一出口,門就不響了。

 

在那大逼迫(教會肅反運動)來臨前夕,盡心操練親近神的父親有預感地對我們說:不要怕,因為那在我們里面的(指基督),比那在世界上的(指撒但)更大(約壹4:4)。後來他所經歷的事實証明,他在与神同在的心態中所說的不要怕,正是他的實際一即他所說的和他所是的,是一致的。他認識他、愛他,所以他沒有懼怕(約壹4:18)。哦!讓我們在親近神中認識他、愛他,也把懼怕除去。

 

我們几弟兄(第三代)在遇逼迫時,就常想起父親引用的這句圣經的話。

 

“我俞醫生良心平安”

 

1955年,中國大陸開始了宗教界的肅清反革命分子運動,先在天主教,後在基督教。1956年1月29日夜,對上海基督徒聚會處的十餘個負責人進行突然的、同時的大逮捕、大抄家。父親也被帶走,他們先被關在教堂里(上海南陽路145號基督徒聚會處接待部,父親關在福音書房樓上靠馬路的第一間)作隔离交代,重點交代他平生所互敬互愛的一位弟兄。他們甚至讓他听這弟兄本人的自供錄音,等于叫他重复錄音的內容寫一遍作為揭發而已。但他始終一言一字不交代,每天晚上總是白卷一份攤在桌上。每晚都從他房門傳出政府干部的拍案吼叫聲:知道你身體不好,每天給你吃面條、喝牛奶(這在當時算是很好的待遇)。一天下來,你連一個字也不寫嗎?

 

哦!撒但在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今天,我豈能在撒但的差役的壓力下,控告我親愛的弟兄呢?弟兄的失敗,都已在寶血的底下,我豈敢把寶血下的事在世上官府面前揭發、控告呢?弟兄胜過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于死,也不愛惜性命(啟12:11)。在這嚴峻的考驗前,与神同在的父親的臉面,一直蒙神保守,朝著約柜的贖罪蓋上的寶血,沒有离開過(出25:20,施恩座就是贖罪蓋)。

 

几天後,一位管教堂的工人得到政府的信任,被差來端送面食給父親吃。那管教堂的放下碗,背朝著父親(意思是,我沒有對你說話,你不必向政府交代),拍著身說:他們(指其他十餘個正在接待部作隔离交代的教會負責弟兄姊妹)都已經向政府交代了,你一個人不交代,沒有意思了,赶快交代吧!父親卻泰然地回答說:我俞醫生,飯吃得下,覺睡得著,良心平安!請你放心。

 

父親在教堂接待部關了約二十天之後,政府干部說他是抗拒交代。為了進一步幫助他(這是干部的語言,其實是要施加更大的壓力),把他押送到監獄作拘留審查;不算逮捕,也沒有逮捕證。後來得知,政府一則要從他得到控告弟兄的最高旁證;二則要利用他在弟兄姊妹中的威望,希望他靠攏政府,將來作猶大,出賣耶穌,出賣圣經真理。据當時關在提籃橋的犯人透露,這所謂的幫助是車輪戰,即日夜輪流審訊。在換班的間隙,他稍一瞌睡,立即被下一班干部拍案惊醒,繼續下一輪的審訊。父親身體本來不強壯,肝有病,怎能支持多日不眠呢?据說在監獄的五十天之內,竟昏迷了三次,他還是不交代。

 

哦!唯有基督复活生命的大能才能承受如此嚴峻的考驗。沒有神的能力充滿,彼得哪有膽提出倒釘十字架呢?

 

父親第三次昏迷後,眼看活不成了。監獄醫生說,他活不過24小時。當局可能想:若本人沒有罪,又死在監獄,將來斃命之責由誰承當?所以他們就重演彼拉多洗手(參太27:24)之故伎,立即電告我母親,叫她赶快“釋外就醫”¡,好讓他死在監外。當時監獄誤稱“«保外就醫”¡,其實并無可保。從提籃橋公安醫院送到宏仁醫院(二哥在醫院實習)治療。約21小時之後,即四月十三日,父親以生命實踐了“主為我們舍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舍命”(約壹3:16)這一經訓。這無偽之信和舍命之志,是先在我祖父心里,現又在我父親心里(參提 1:5)。

 

受難後的景象

 

父親突然去世之後,沒有可能向弟兄姊妹寄發追思會通知,也不敢通知;即或通知了,誰敢來呢?也沒有訃告。追思會在我家對面,膠州路的万國殯儀館(後改為假肢厂)。除了我們一家之外,有從家鄉新昌赶來的大伯,有同弄堂的孫毓光弟兄,有与我媽來往最多的高周保貞姊妹等很少數人。聯想到救主耶穌,神“擊打牧人,羊就分散”¡,我想到“¸群羊的榜樣”是要先上祭壇。在大逼迫中,祭壇前豈是赶熱鬧的地方?

 

形勢空前恐怖。大家心照不宣:誰要是同情反革命,誰就可能被抓判刑或勞改,誰在政治上就等于宣判死刑了;不但本人不再有前途(在人眼中),一家老少也別想堂堂正正作人了。那時(1956年1月底),教會的主要同工先被捕,當局對他們施加政治壓力,用手段叫他們承認自己是“¤反革命”¡,錄下音來,在教堂內當眾播放;更意外的是把教會中個別人的陰暗面加以渲染,不但播放出來,還組織集體去看“XXX反革命展覽會”¡。在不少事情面前,許多人都泣不成聲,一個個倒了下去。除了早已學習“住在主里面、把樹栽于松嵩,在河邊扎根”ª的少數人,還有誰仍能“¤不見一人,只見耶穌”¡、有誰仍因看見主坐在寶座上而不動搖呢?說說是容易,真刀真槍面前,許多人的心就銷化了。

 

感謝主!常言說,該來的不來,不該來的來了。令人深思的是:殯儀館來了一位素不相識、穿土布衣服的老姊妹,名叫董銀珠。她還帶了一隻大母雞,是給我哀慟的母親補養的。神要感動誰,人是測不透的。後來得知她就是要來我們中間擘餅而被拒絕的一位公會(這里的公會不是工會,也不是同業公會,而是指基督教范圍內其他基督徒團體或派別)聚會里的姊妹。我想神這樣的引導,沒有別的,無非是無聲有聲地叫我們合而為一,又教導我們何為基督里的愛。

 

董老姊妹是護士(不是醫院里的,而是自由職業噢到病人家里,遵醫囑,替病人按時打針的),為主守童身。抗戰時期上海淪陷之前,她住孤儿院附近,照顧生病的孤儿。日本人時期,她專門寄包裹給集中營里不認識的西國傳教士。1968年,她因從1960年起就專門寄包裹給勞改營里的弟兄(包括我大哥)而被判7年徒刑,實際上關了11年多。她這樣一關進監獄,除了隨身一點日用品,世上一切的一切,包括住處、僅有的一點點家俱、生活用品,全沒有了,更談不上個人前途、出路等等,都成了空白,真是一位舍棄一切、唯要基督的姊妹。

 

我特地去看了張貼在弄堂口的她的“¸罪行”¡:除了寄包裹,還有送手錶、自行車給戴著“¤反革命帽子”¡、卻還在暗中事奉主的宁波的弟兄。這樣愛主的姊妹,過去基督徒聚會處怎么會把她拒之門外呢?是否因為她穿著土布衫、黑球鞋、說話不夠利落呢?這使我想起利未記21章18節的塌鼻子(沒有屬靈的辨別力)不能作祭司。主啊!求你怜憫我,因為你是怜憫的神。怜憫在你。親近神的操練是多么重要!因為离了他,我們實在不能辨別。

 

“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

 

“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13:7-8)

 

1901年1月5日,父親出生于浙江省新昌縣;1956年4月13日,在上海為主舍命。他在地上的年歲,只有五十五年。我母親為此極度悲郁,甚至一生行醫傳道、德高望重的大伯俞成榮,從新昌赶來上海,也安慰不了她。人的盡頭,神的開頭。三日之後,神的時候到了,神就親自給她一句話:只要活得好,不要活得長。當時大哥崇恩和二哥崇信陪站床邊,异口同聲說:主耶穌在地上也只活了三十三歲!感謝神,還是神親自用話才安慰了她。

 

父親离世歸天的那一日,母親在從醫院回家的路上,一直仰天高喊﹕冤枉啊,冤枉!她巴不得她那向天高喊的冤聲,能夠長翅突云,飛達天庭;她渴盼坐寶座的神速速伸張公義!然而,只有主自己的話是帶有能力的(路1:37)。主的話平靜了她的紛擾胸臆;主的話消除了她的滿怀沉冤;主的話擦干了她的悲痛眼淚。母親靜心思想:沒錯,俞醫生(平時母親對父親的稱呼)确實活得好呀!他一生為主而活,最後又為主而死。如果活得長而活得不好,又有甚么意思呢?感謝賜安慰的神,我母親的生命在乎神,我母親的安慰也在乎神,并不在乎人。(母親1901年11月22日生于新昌,1992年8月31日在上海安息主怀,終年90歲餘。)正因為安慰在神,我們更當學習如何靠主安慰勸勉人,作神安慰的管道,而不是放棄人的安慰的責任。

 

圣靈的引導:1936年從長沙到上海

 

回憶父親後二十年的生涯:1936年,全家在湖南長沙安家落戶已三年,父親在美國人辦的湘雅醫院作眼科主任。湘雅醫院是美國耶魯大學(原譯為雅禮大學)醫學院的附屬醫院。1936年是本世紀我國歷史上最富的一年;湖南又是我國的魚米之鄉;醫院的待遇又是那么优厚(每月175元,每年加25元,約為一般工資收入的五倍以上)。試看當時之物价:雞蛋一元120個;廣柑一元120只;米五元100斤;煤三元(卡車運,燒半年)。真是貨足而价廉。當時,全家七口住一幢雅禮園(醫師教授宿舍區)的花園洋房,有十几間之多。前院草坪很大,有專職花匠栽培、剪草,且把种好了的盆花放在我們的門口和房內;這些均為職工福利。這三年是我們家不長的好景。

 

在雅禮園我家住房的竹篱笆外,是一潭農民的魚池。一下雨,池塘水就會漫上來,魚就隨著水從篱笆縫里流進前院的大草坪上。魚鱗触草而騰躍,不必釣,彎腰撿即可,孩子們就拾在菜籃子里。真有趣,多開心呀!雨後,父親一定會把塘主叫到篱笆邊,按市价付錢給他,皆大歡喜。家里還有一位貼心女佣,叫張嫂。她原是個瞎子(白內障),是經我父親開刀後复明的農村婦女,後來也信了主。

 

這樣的生活,就象桃花源記中所描寫的,多么富有詩意啊!然而誰曾想到,好景不長,天色不常藍、花香不常漫。离開長沙之後約一年,竟會有長沙大火燒(抗戰時期)呢?只有神知道明天。

 

1936年初,倪柝聲弟兄從上海一再來電報,倪、李(淵如)等又聯名寫信,敦請父親回上海教會繼續作長老服事(20年代末,父親已是上海基督徒聚會處長老)。他們是那么急切,最後一封電報中甚至說:如果你清楚了是神的旨意,即或是討飯也要來。因雙方都知道,兩地生活之差將會很大。盡管父親十分尊重他們,也看重他們的邀請,但他無論如何,尊重神一定要過于尊重人。他就邀請了一位名叫羅一的弟兄一起為此事禁食禱告一天,同心專心尋求明白神的旨意。但在環境上還未印證,尚需學習等候神的時候。接著,父親就在神面前禱告,要求在環境上有五項印證:(1)妻子同意;(2)院長同意;(3)長沙教會要有同工接替;(4)接替前,教會要有一次复興;(5)要有去上海的船。這些要求很快在一兩個月內全部印證、實現了,全家七口人乘船,平平安安到了上海。

 

蒙怜憫盡長老的職分

 

一天,倪弟兄召集各地的同工,在聚會時嚴肅地提出一個問題:“你們出來傳道,是自告奮勇(源頭是自己)呢?是環境需要(源頭是人)呢?還是清清楚楚有神的差遣(源頭是神)呢?如果清楚有神的差遣,是否請把奉差遣的見證給大家講講,因為神的話說,‘­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羅10:15)。接著,大家一個接一個地講了自己蒙神差遣出來傳道的經過。輪到父親時,他只是泰然一笑,沒有講,原因是神沒有引導他放下職業出來事奉,他是帶職事奉的。他的長老事奉的見證,已很明顯,不是人的按立,乃是神的按立(徒20:28)。既是神的按立,只要他不斷謙卑依靠神,神一定會負責他的見證,無需自白。

 

認識神的人知道,那天在會上開口的,未必都源于神的差遣。另一面,真正重生的人都是“君尊的祭司”(彼前2:9),祭司是終生以事奉神為業。若為主工作、生活,則作奴仆也是“¨事奉主”(西3:23~24)。反之,一個傳道人若只是為了糊口,則他的傳道也是俗工,不是圣工。是職業,不是事奉。

 

翻譯前的心愿和禱告

 

父親在翻譯前的禱告:“主啊!如果我不是渴慕与神同在的人,主你攔阻我,不讓我翻譯;主啊!如果我不是肯出代价舍己背十架的人,主你攔阻我,不讓我翻譯。”·感謝主!的怜憫臨到了他。二十多年,父親忠心操練舍己、与神同在,逐漸到達不間斷的地步。他特別注意“所是和所行”ª的關系。住在主里,決定了他的所是。他的所行就是彰顯他、榮耀他。另外,在環境上,神讓他從英國舊書店順利地函購到了《馨香的沒藥》一書的英文原版 Sweet Smelling Myrrh

 

父親為主而死二十多年後,弟兄們怀念他,珍惜他生前在《信徒消息》等教會的雜志上刊登過的信息。當神安排弟兄們整理、出版父親的講道集時,大家很清楚地看到,神在他身上的對付很集中,也很單純,始終是關于屬靈生命方面的信息,其核心就是住在基督里,接受神十字架的破碎。這就是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的信息(約10:10)。父親的兩卷講道集《生命的信息》就是這樣取名的。

 

許多人的許多講章一、兩天就擬成了,但是他說,有的信息他需要在神面前學習等候五年、十年,有一定的經歷了,才敢講。《進入神生命的道路》就是其中之一。他說,神特別重視你所是的 (Whatyouare)。他常講,我們所講的要和我們所是的相稱。

 

生命的信息是主再來之前最需要的信息,是不可須臾或缺的。神賜給父親的職事,就象當年使徒老約翰的職事。約翰被召時在補网,預表要補生命的信息,以免魚從网里漏掉。

 

哦!今天的講台,有多少是有十架的呢?哦!我們得救了,得著生命了,還要得的更丰盛!


拾珍

 

1,主阿!求你將你的純愛啟示在我心里,好讓我以此愛愛你。一一蓋恩夫人(說明离了祂,离了祂的啟示,我們不能作什么;即或人的愛也在罪和死的律中。)

 

2,神跡奇事我不求,只求此心全愛主——蓋恩夫人

 

3,得胜秘訣并非立意為善,乃借圣靈生命之律也。

 

4,以損失量生命。

 

5,人若能時時刻刻面向耶路撒冷,生活無自己,工作無自己,時刻向世界、罪、己死,對前途必無所懼。一一只向神活,只為神活,純洁到除神之外,無一物存在,榮耀歸神!

 

6,信心會使你看見,受造之物只能安息在造物之主里。一一你若敢將自己完全無保留地交托神,無挂無慮,就必得安息。依靠神,交托神,以神為安息之所,即是尊敬神。因為如此行就是以神為一切。

 

7,哦!既新又陳。親愛的主啊!我愛你實在太遲了!一一青年的弟兄們,我承認在我少年的時候,太不留意到神了。所以我現在求你們,獻上你們和你們的一切來愛神。如果我能早點認識神,如果有人能早一點告訴我,像我今天告訴你們一樣;我就不至于遲延不愛祂了。請相信我,如果你沒有利用這一天去愛神,你就失去了這一天。——勞倫斯

 

8,時間:現在最寶貴;地方:此地最寶貴;人:最近的人最寶貴;事:愛的事最寶貴;神:敬拜神最寶貴。一一總而言之:現在在此地,拜神、愛人、討神喜歡、使人得益,并學習拒絕自己。

 

9,愛主,保守我在你前的新鮮,充滿著复活生命的朝气。不是十四年前三層天之經歷,乃是今天在你前的光景。

 

10,今天和現在一一愛主,還有今天和現在,這是多么寶貝。愿主拯救我脫离過去。因一次過去就永遠過去。一切不義和罪惡也蒙寶血洁淨;也愿拯救脫出將來,因將來一切都在神手,只讓我活在現在里。但愿現在順服,現在愛主,現在以全心向著主,榮耀主。

 

11,何處尋找主?愛主在心里。寶貝在何處?藏在瓦器里。不必上天庭,何需下陰間;只要低頭、信:已經在里面。神要借圣靈。在我里面,將屬靈丰盛生命,交通給信的人。

 

12,愛主,我真求你,今后永遠不許我有絲毫過犯,以至得罪我主。

——遠离罪惡

 

13,不必上青天,無須下陰間,就在方寸中,賴信得看見。“自審”与“神的光”在神的里面,我們能更清楚地看見我們的缺點,胜過在自己里面的自審。自審,其實就是“自愛”的余燼未除去。是“自愛”在“為著追求自己的完全”的熱心的假面具之下的行動;以致我們的眼睛—直看自己,而不仰望神。

 

14,愛主,何等愿意時刻記念你、愛你、敬拜你、与你同在,從今一直到永遠。

一一我要能絕對討主的喜歡。

 

15,得胜秘訣并非立意為善,乃是借生命圣靈之律,胜過罪和死之律。

一一羅馬八章

 

16,我們已經釘死了,還有什么難處?所以我們的臉,當時刻向耶路撒冷去。主一生所學的功課就是順服。祂因所受的苦,學習了順服。所以,我們也當以吃苦的心志為兵器。

 

17,勞倫斯的話語中,有一要點是他所特別注意的,就是:達到与神同在之路,心和愛為最要;思想最小。你若要人認識神,愛是最短的道路。

 

18,(一)恩主!我心所愛,求你快回來,与我永同在,讓我緊貼你胸前,瞻仰你光榮慈顏,得以面對面吐意傾心,述說你我闊別思念!恩主!我愛你,愛主!我親你,我戀你,猶如朝鹿慕溪,干旱久候云霓;望眼欲穿,此心欲碎,相思之苦何日得慰,此情垂听!

 

(二)愛主!我心所好,你是我至寶,圍你魂繚繞,我真愛你、真慕你,深愿時刻在一起,形影不相离,雖在睡夢,仍然切切把你挂記,此情和此景,愛主!人間語怎表明?我心被你溶化,一切為你丟下,因宇宙間誰能比你,慈愛無涯,怜憫無底?主阿!來罷!

 

(三)榮主!我心所屬,你是我良牧,有你心滿足,十架上你命捐棄,流寶血買我歸你,我今把自己一切所有,主阿!專一奉獻作祭,恩主!求你來享受我所有的情愛,我愛猶如膏傾,遠超屬世人情,天長地久与你連理,海枯石爛此心不移,心懇!阿們!

 

(四)甜主!我心所懸,恨不插雙翼,飛投你怀里,多少次舉目望天,等候你駕云顯現,提接到你前。誰知榮影無蹤,云彩依然翩翩;天哪!別留祂,看我心傷淚哭天涯,主!你豈能安息,讓我思愛成疾?愛主!你何忍再遲延,就在此間求你快來,此愿成全。

 

這首詩歌,是俞成華弟兄一生所作唯一的一首。題目《我的良人哪!求你快來!》。后編排在他的著作《進入神生命的道路》之末。在他的毛筆字的最后,還另添加一句:主是全然美麗,所以眾童女都愛祂。

 

19,當獻身體作為活祭將人之至寶,將神所賜給我的身體,甘心樂意交還給神,這是多甘甜的一回事;并且是神極樂意悅納的。獻上即是放手,再不管理自己,就當無挂無慮,倚神信實度日,過今日生活,而將明日的事全交神手。神接納之后,祂就變作我的管理者。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就必不至缺乏。祭都是死的所以當向罪、世、己、鬼死,惟獨向神活著,討神喜悅,因為不再屬于自己了。活祭是活著而天天為神故交于死的,就沒有一件事能使你怕了。所以活祭即活的殉道者,是一直向己死的人一一己是人的中心。

 

20,由死而生一一恩主!這是說,生命在此,或是生命在于來世?一一不,何所候!一一毀坏破碎的器皿,即今,要在陶人手中陶植。

 

由死而生一一何等奇妙的复活!种時感覺軟弱,起時強壯。你的生命顯于勞碌和磨折。時刻非我,乃是主基督我王。

 

由死而生一一寄旅程中,本孤蹤;認識十架者,卻都愿踐踏。他們与祂活于同苦的交通;因祂,地上利益看為損失。

 

由死而生一一何等有福!能永遠從洁白清明的天上江河,生命丰盛,帶著洋溢的活泉,告訴渴人,從此無須再渴。——复活生命

 

21,滿足人心惟一方法一一神。慕安得烈說:“一切為神!絕對的!沒有一分鐘,沒有一個思想,一句話,一個人,一件東西,是例外的。心只有這一個羡慕——完全為神——神配得這個,神也要求這個。在神的創造里,人的心本是被造來滿足并充滿神的。若比神的自己少一點,這心就得不到滿足。——只有神自己能滿足人心

 

22,主必興盛,我必衰微。所以,不可嫉妒別人,也不要和人比較。出于神的定規興盛,出于人的當然衰微。也不要管:人將你和人比較,以致有稱贊你的,有藐視你的。你只要時刻戰兢活在主前,不犯罪,能討主喜歡。將來自然有一天,(或許是審判台前),要極清楚地顯明:到底誰是神真實的朋友。

 

23,愛主,我愿這樣地和你同站:你若愿意打在我身上何處,我也打在何處。

應當知道神是“万有”,我是“沒有”。所以,若要進入丰富生命,就必借“沒有”、“死亡”、“毀坏”、“損失”之路。一一需要更深之死

 

24,神和人中間的幔子已經被除去,達至圣所的路已經通。現在就當借基督生命,活在至圣所里,享受神的愛和同在。一一至圣所內生活!滿足神心生活!

 

25,主耶穌就要臨世。我等蒙血所買的人,應當如何敬虔度日,預備好迎見主來。

 

26,疑難時尋求神旨

 

(一)專一地將難事交托神,并信靠祂(詩37:5

 

(二)相信神的信實。當記得,慈愛的父必不至不引導祂的儿女。所以當堅信不疑,并信神要賜恩給尋求祂的人。(來11:6

 

(三)絕對放下自己的喜好、傾向与揀選;只要神的道路。因正直人必引導他自己。(箴11:3

 

(四)順服已有的亮光,就是對于已知是神旨意的种种,當一一順服。

 

寫此軼事的目的:“神阿,我到年老發白的時候,求你不要离棄我,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全世的人。”(詩71:18

 

俞崇架

 


俞成華弟兄信息

 

起初的愛

                              讀經:(雅歌一章一至八節,七節的「牧羊」或作「餧養」「歇臥」或作「安息」。)

   司可福在他的《司可福參考聖經》裡,講到雅歌的時候所說的話,是我們該在沒有講之先,所當注意的。他說:讀雅歌,如果沒有屬靈的心思,就全本聖經,沒有一本書比這本更難看的;好像是不能看的。是看不懂的。另一面,如果用屬靈的眼光來看,如果是站在主的裡面來看,如果真是愛主,追求主,與主要有更親密的交通,就沒有一本書,能彀叫我們享受,比這一本書享受得更多。如果我們的心,真是愛主的,這一本雅歌,就要成為我們最歡喜,最快樂,最甜蜜的一本書了。所以這一本書,是為著與主有交通的人寫的,是為著追求與主親密的的人而寫的。

 

在這裡,我們再要注意二件事:第一、我們必須除去肉體,不能以肉體的眼光來看;因為這一本書,特別用了一件東西,就是用男女間的愛,來表明主與聖徒中間的愛。所以我說,我們必須拒絕肉體。(實在說來,我們的肉體,和肉體的邪情私慾,都已經釘在十字架上了,讚美主!)所以每一個弟兄姊妹,在這裡聽這些話的時候,就該站在復活的地位上,在新造的一方面來聽。這件事,是我們該先擺好的。第二件事,就是我們必須真有一個心來尋求與主有更深的交通,更親密的交通。有了這樣的一個心,你才能彀看見這裡面的寶貝。所以弟兄姊妹們,這二件事,我要先好好的放在你的面前。讓我再說,先是拒絕自己的肉體,再是有一個心來與主交通,然後纔能彀好好的讀這一本書。願意主在這裡,賜恩給我們,叫我們看的時候,不會有肉體的活動,和撒但的攻擊,但願主祝福我們!

 這裡說:「所羅門的歌,是歌中的雅歌。」或可譯作「這是歌中的歌,是所羅門的。」我們看列王記上,四章的時候,我們就知道,所羅門曾寫過箴言三千句,也曾寫過一千零五首歌。這雅歌就是一千零五首中的一首。這雅歌,不止是一千零五首歌中的一首,並且是特出的一首。是最好的,是最美麗的,最寶貝的,是他的傑作。所以在英文的譯本裡,是說歌中的歌。意思是說;凡是歌,就沒有一首歌,能比得上它。在歌中,它是超頂的一首,我們知道,主耶穌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或說祂是王中之王,主中之主。這就是表明說,主的權柄,是超過一切的;主的能力,是強過一切的。誰都趕不上祂。所以雅歌告訴我們說:「這是歌中的歌。」就是說,如果把全世界的歌,放在一起,它是特別好的那首。它是歌中之歌,所以它是一首不能再好的一首歌了。

  這一本雅歌,是誰寫的呢?我們知道,是所羅門寫的。當我們想到所羅門的時候,我們就頂自然的,想到神所給他的聰明和智慧。他是一位特別有聰明才智的人。他所寫的詩歌,必定是頂好的,他的描寫,他的表情,必定是最美麗,最文雅的。假若是一個愚笨沒有學問的人寫一首歌,就不免是鄙俗粗魯的,若這是所羅門所寫的,所羅門是從古到今,沒有一人能像他那樣的聰明和才智的,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這樣一位聰明絕頂的所羅門,你想,只要是他寫的歌,已經是彀好的了,何況是歌中的歌呢?

 

弟兄姊妹們,在這裡,讓我補上幾句話。請你們注意,這一本書,所說的愛,雖然是二個人中間的愛:一個是所羅門,一個是書拉密女。我們該記著,按靈意來講,這是表明基督,和教會間的愛。意思就是說:所羅門是代表基督,書拉密女,是代表教會。如果說得更準確,更個人的話,她(書拉密女)是代表一個,或一班極愛主的基督人。這樣的看法,就不會錯。

  這一本書裡面,所特別注意的一件事,就是與主的聯合和交通。如果我們領會了這一個,就我們對於看雅歌,就不難了;也就知道雅歌是說到一個最愛主的人,怎樣在主的面前,追求與主聯合,與主交通;怎樣一步一步的被主帶領,受主的對付,享受主的同在。

 

願意主今天帶領我們,追求一直與祂聯合,與祂交通,像馬丹蓋恩,勞倫斯,一類的人一樣,他們與主是特別有交通的人,在主面前,是特別美麗,也是主所特別愛的,那些人的生命,才像雅歌裡所說的交通,真是純潔,而且專一。

 

  第二節是說到女的那一種羨慕的光景。她說:「願祂用口與我親嘴,因你的愛情,比酒更美。」在這裡,她有一個盼望,盼望說,主!願意你來親近我,用你的口,來親我。親嘴是最親密的交通。在這裡她的心好像只有一個祂,一直羨慕,要與祂親近。她不說是誰,沒有名字,只說一個「祂」。好像抹大拉的馬利亞一樣,你把我的那一個祂挪到那裡去了?不說名字,她只記得一個祂。好像全世界,只有一個祂。全世界除了祂之外,就沒有誰。若沒有這一個祂,世界好像是空白似的。她願意與祂有一個最親密的交通。交通親密到了二個人連在一起了。起先有一個裡面的羨慕,羨慕著有一個最親密的交通,就是親嘴的交通。究竟這是什麼種的親嘴呢?這一個親嘴,不是浪子回家時的親嘴,這是表明赦免,是父愛兒子的表示。父親不顧兒子的污穢,兒子的骯髒,卻用親嘴來蓋過他。(Coveredwithkisses)這裡的親嘴,不是這一種。這也不是猶大假冒的親嘴,這是最詭詐最惡毒的。因為外面是親嘴,裡面是賣耶穌。這裡乃是像大衛與約拿單那樣的親嘴,是因二心相契,到白熱化時的一種表示。所以這是信主之後,愛主愛到一個地步,非個人與主有最親密的聯合與交通,是不能過去了,才有這一種的表示。哦!願意主親近我,與我親嘴,向我個人表示祂的愛。我渴慕這個,我要這個,─這親嘴的交通。─親嘴這一件事,是最個人的。有一位弟兄說,你不能在同時,親二個人的嘴,所以這是最親密的交通。

 為著什麼緣故她纔如此呢?因為這一個書拉密女,懂得一件事:「因你的愛情,比酒更美。」她懂得主的愛。哦!她懂得,她懂得主的愛。比酒更美。什麼是酒呢?弟兄姊妹們,也許都知道,酒是能使人快樂的,是能使人興奮的。酒就是世界所有能使你快樂的東西,能使你興奮的東西,就是世界所能彀給你享受的東西。也許你有一個人,能使你快樂,使你興奮,叫你去愛他;也許你有一件事情,能使你快樂,使你興奮,叫你得著享受;或者你有一件寶貝的東西,叫你得快樂,得興奮,吸引你去愛它。換一句話說:凡世界所能給你快樂與興奮的一切,都是酒。這裡她說:「你的愛情比酒更美。」世界所能給我們的東西,無論是人也好,是事情也好,是東西也好,所有的一切,如果拿來與你的愛比一比,就比不上;一比較的時候,就要看見你的愛,比酒更美,比酒更好。弟兄姊妹們,什麼時候是我們能將二件東西,放在一起比較的時候呢?不是二件東西差得太遠的時候,乃是二件東西差不多的時候,才能比較。不然比例是不能開的。所以我覺得在這裡,書拉密女,用比較來說出主的愛,是不得已的說法,是沒有辦法的一種說法。(若不然,就書拉密女,對於主的愛的認識,還是幼稚的。)其實主的愛,與世界的東西,是不能比較的。相差太遠,不能開比例的。但是這是沒有辦法的說法,因為我們的習慣,如果沒有比較,就看不出二件東西的好歹。沒有黑,就顯不出白來。沒有遠,就顯不出近來。必須拿二件東西,比較一下,才能分高低上下,纔知道什麼是好是歹。所以這女子的辦法,也只好以酒來比主的愛。一比較的時候,就知道主的愛比酒更美,比酒更好。其實說起來,主愛的長,闊,高,深,是遠超過一切,任何的東西,都沒有資格和祂來比較。因為祂的愛,是永遠的愛,是愛仇敵的愛,是不死的愛,是比死更強的愛,寧可自己死,而要救別人的愛。哦!祂就是愛,這一個愛,是不能比較的。世界上沒有一件東西,能和祂比較的,也是沒法比較的,可是這裡沒法子,只得比較一下,「你的愛情比酒更美。」

 弟兄姊妹們,你們有沒有注意這裡的二個小字呢?第一句是說願祂用口與我親嘴,第二句是說因你的愛情比酒更美。起先是說祂後來是說你,難道祂和你是指著二個人嗎?哦!這是經歷,是交通的經歷。在起初的時候,好像主離她遠得很,心裡盼望祂來親近她,所以她就禱告。但禱告一發出去的時候,她的禱告立刻得著答應。主的同在,立刻向她顯現。所以不再說祂他,乃是你了。哦!祂變作你了!起初好像主遠在天上,現在覺得主在她裡面了。當說祂的時候,還不覺主的同在,但到說你的時候,就已經有同在了。所以起頭是說祂,後來就說你,感謝讚美神,主在我們裡面,再近也不可能了。

  下面說「你的膏油馨香,你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什麼是膏油,什麼是香膏呢?也許你們都知道,聖靈就是膏油。膏油是預表聖靈的。在這裡,我們要注意一下,這膏油與香膏二個字。膏油在原文是多數(Ointments))香膏是單數的,(Ointment)這裡有一點講究,我們知道主耶穌是受膏者,是被聖靈所膏的。所以祂是主,是基督。祂在母腹裡的時候,已被聖靈充滿,神榮耀的靈,是常在祂裡面的。祂是裡外都有聖靈的。按聖靈的功用來說多數是可以用的。請看以賽亞十一章二,三節「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在這裡,一位聖靈,有各種的表現:有智慧的靈,聰明的靈,謀略的靈,能力的靈,知識的靈,和敬畏耶和華的靈,分開來是這麼多。總稱是一個─耶和華的靈。這就是諸膏油。(Ointments)聖靈是一位,不錯,但是按著功用說,就不止一種,祂的諸膏油馨香,是因為祂充滿了各樣功用的聖靈。所以在主的身上,各樣功用都有。祂一生行事,都是隨著靈的引導。祂所有說話,行事,工作,都是聖靈的表顯。所以我們從福音書裡看見祂的言行真是滿了膏油,能治人的傷;祂心所存的,充滿了愛。所以祂不肯拿起石頭來,打死犯姦淫的婦人。祂口裡所說,滿了恩典,所以一說出來,就是恩言。祂所行的,都是善事,所以祂能問說:你們是為那一件善事拿石頭打我呢?主耶穌所有的存心,所說的話,所行的事,都是由於聖靈,所以祂的膏油馨香,凡出乎祂的沒有一樣不是馨香的。

 

底下說:「祂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名是什麼呢?名是代表一個人的自己。主因著聖靈,生活出來的生活,是馨香的。但是祂的自己更香,倒出來的香膏,比在瓶子裡的更香。你記得,在伯大尼有人請耶穌吃飯的時候,馬利亞把玉瓶打碎,香膏倒出來,抹在主的身上。那屋子就充滿了香氣。如果玉瓶不打碎,香氣就不出來。噯!我們聽見了那一個書拉密女的話,我們就知道主耶穌必須經過十字架。哦!怎樣能彀叫香膏倒出來呢?玉瓶必須打碎。玉瓶若不打碎,香膏永遠不出來。哦!什麼比十字架上的傾倒更香甜呢!祂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並且死在十字架上,祂獻上自己,將命傾倒出來。祂那一個瓶(身體),祂那一個寶貴的玉瓶,已經為著我們的緣故,打碎了,主耶穌死在十字架上,傾倒出祂的生命,真給我們看見,祂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何等的馨香!你聞到麼?但是弟兄姊妹們,今天我們是與主走一條道路的人,今天如果我們的生命,不被打碎,在我們裡面的香膏,也不能發出來,不能給人聞見的。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如果死了,纔能彀結出許多的子粒來。主耶穌已經被打碎,今天我們也必須有一個絕對的奉獻,好讓神來打碎。但願我們一點不保留的奉獻,好讓香膏倒出來。我們知道,凡是得救的人,沒有一個不聞過這一個香氣的。如果沒有聞,就你還沒有得救,還沒有信。你聞到了,所以你信了,所以你得救了。祂把玉瓶打碎,香膏倒出來,祂捨去了生命,叫我們得著生命,這在蒙恩人的身上,是何等的馨香呢?感謝神,祂是倒出來的香膏。

 

  因為這一個緣故,「所以眾童女都愛你。」你們知道誰是童女呢?林後十一章告訴我們說:我把你們像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每一個信主的人,都是童女。都獻給基督。基督是我們的丈夫。怎樣才像童女呢?請你記得,童女是沒有沾染世界的污穢的。是一心一意愛主的人。不能一面愛主,一面又愛世界,因為童女只有一位未婚夫,就是拿撒勒人耶穌。今天我們每一個的情形怎樣呢?按地位來說,我們個個都是童女。但是在經歷上說,是不是傾向世界,另有所愛慕呢?如果另有愛慕,就不配稱作童女,也不像童女。童女是在基督之外,沒有所愛慕的。除祂之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祂之外,在地上也沒有所愛慕的。弟兄姊妹們,我們本來是童女,但願主保守我們,不失去童女的性質。這裡是說,眾童女都愛你,所以反過來說,惟獨像童女那樣的人,纔能彀愛主。噯!許多人已經失去童女的性質了。她們的心,不知道已經放到那裡去了,一點也不愛主,一點也不盼望主來,一點也不親近主,與主交通,也不羨慕主,今天有許多基督人的心裡,已經把主放在一邊了。已經不愛主,已經失去了童女的性質。但願主憐憫我們。

  我們往下看:「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王帶我進了內室,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我們要稱讚你的愛情,勝似稱讚美酒。他們愛你,是理所當然的。」她在這裡求主吸引她,她繼續說你,不是祂,所以主一直和她同在了。但是她還覺得不能快跑跟隨祂。所以要求主吸引。「跟隨你」,或作「追隨你」,意思就是緊緊的追隨主,一點不放鬆的追隨主。但是憑著自己不能追隨,所以需要主的吸引。你在這裡看見二件事:一面,你看見主是有吸引的能力的。另一面,你看見我們是軟弱的,並且軟弱到了一個地步,連親近主也不能。人若不看見自己的軟弱,也就不需要主的能力。如果你沒有認識你是軟弱到一個地步,就是要跟隨主都是無能的,你就不會作這一個禱告。感謝神,我們的主有吸力,像吸鐵石一樣,能彀把我們吸過去。我們都知道,為什麼吸鐵石能吸鐵呢?因為在它裡面有吸鐵的能力。今天有這麼多的弟兄姊妹聚集在這裡,是怎麼一回事呢?你們怎麼會跑來的呢?啊!是主的吸引力。主說:「我若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今天是主吸引我們來,因祂是有能力的。感謝神,我們是軟弱如水的,但祂有能力,像地心的吸力一般,把一切的東西,都吸住了。讚美主!祂吸引我們,我們就能快跑跟隨祂。什麼叫作跟隨呢?祂往前走,你向後退嗎?不。祂往前,你也往前。祂到東,你也到東。祂到那裡,你也跟到那裡。這是跟隨。什麼叫作快跑跟隨呢?如果祂走得快,你走得慢,不久就不能看見祂,也就不能跟隨祂。快跑,是緊緊的追上祂,差不多要踏著祂的腳跟。所以快跑就是竭力的追求跟著祂。一步都不脫的跟隨祂。弟兄姊妹們,今天你跟隨主,是什麼種的光景呢?許多人,跟隨主,好像彼得一樣,遠遠的跟著祂。這不是書拉密女的跟隨,也不是眾童女的跟隨。聖經告訴我們說:「我們就快跑跟隨你。」感謝主,這快跑的力量,不是我們的,是出乎主的,但願我們學習認識我們的軟弱。

  弟兄姊妹們,在這裡又有二個小字,你們注意過沒有?這裡說:「願你吸引我。」被吸引的是我。快跑跟隨的是誰呢?是我嗎?不,是我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希奇不希奇,被吸引的是一人,而快跑跟隨的是多人。真的,這是事實。如果有一個人,特別蒙主的祝福,被主所吸引,就跟隨主的人,不止他一個,必定有一班人。一班人,要因著這一人蒙祝福。哦!吸引的是一個,跟隨的有一班人,吸引的是我,跟隨的是我們。但願主興起特別愛主的人來,好叫多人得著祝福。

  下面說什麼?「王帶我進入內室,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王帶女到什麼地方呢?到內室去。或者說,隱密處,臥房,睡覺的地方,密室,不公開之處,私下的地方。王帶她進入祂的內室。我問你:你會不會帶領一個面無相識的人,進你的臥房去呢?不會,是不是?如果你帶領一個,進入你的內室,向祂顯明你的秘密,必定對祂有相當的交情,相當的認識,必定不能隨便。這裡並不是說帶領眾童女進她的內室,乃是「我」一個人,換一句話說,是特別與主有交通的那一個。是特別愛主的人,王纔把她帶進內室去,內室的經歷,是奧秘的經歷。在內室你要得著前所未有的經歷。這內室的經歷,不是任何人都能得著的,必須與主有深切的認識,主纔能帶領進去。所以這不是每一個基督人的經歷,乃是特別愛主一班人的經歷。

 這裡說:「王帶她進了內室。」許多的時候,我們想到天上去,到第三層天去,到樂園去,得著保羅所得的啟示。豈知這不是你自己能去的,因為這是王的內室。是最森嚴的地方。若不是祂帶你,你就不能進去。若是祂看你可以到那裡去的時候,祂就帶你進去。是祂看為可以將祂的奧秘啟示你的時候,是祂看為能將神的計劃告訴你的時候,是祂看為能把神的旨意顯明給你看的時候,纔好把你帶進去。所以是「我帶你」,不是你跑進去的。在這裡,並不是因為你的定意,你的奔跑,乃是因為祂的憐憫,祂的恩典。王帶誰進去,誰就能進去。不是每一個人,是一個人,不是眾童女,乃是書拉密女。

  這裡並沒有說所羅門把她帶進去,也沒有說是她的良人把她帶進去;在這裡,是說王把她帶進去。什麼是王呢?王是掌權的,有權柄的。她現在所看見的是王,不是良人。這叫我們看見她是服權柄的。她有一個絕對順服的生活。她服在祂的權柄之下。如果我們還沒完全奉獻,還沒有絕對順服,王內室的經歷,秘密的啟示,就不能得著。如果祂在你的身上是王,是有無上的權柄的。祂纔能彀將別人所不知道的奧秘啟示你。弟兄姊妹們,今天主耶穌在你的身上怎樣呢?是不是能絕對掌權管理你呢?還是你自己在那裡掌權呢?祂若不在你身上作王,你就不要盼望進祂的內室。若要得著內室的啟示,你自己就得下寶座。她稱祂作王,不稱良人,所以奉獻的生活,是在情愛生活之前的。必須先有完全奉獻的生活,然後纔有甜蜜情愛的生活。進入內室,是愛情生活的起頭。

 「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歡喜快樂在英文譯作(Gladandrejoice)就是快樂與喜樂的意思。有一位弟兄說,世界所能給我們的是快樂,世界不能給我們喜樂。意思就是世界所能給我們的,是一時的,不能長久的;是外面的,不是裡面的;無論你玩多好的山水,赴多熱鬧的宴會,有各樣的娛樂與享受。這些快樂,都好像早露曇花,一忽兒就過去了。惟獨出於神的喜樂,永遠不能過去。所以主耶穌說:「你們喝這裡的水,還要再渴。惟獨喝我所賜給你的水,就永遠不渴。因為要在你裡面成為泉源。」這裡眾童女和書拉密女不止有外面的快樂,也有裡面永遠的喜樂。這喜樂,和快樂是那裡來的呢?「是因你。」所以基督人所有的享受,不能在基督之外。我們享受的來源,都是由於祂,都是在基督裡。在這裡我們又看見被帶進內室的只一人,享受快樂和喜樂的是一班人,感謝主,這是事實。

 「我們要稱讚你的愛情,勝似稱讚美酒。」起先是說到你的愛情,比酒更美;現在是稱讚你的愛情,勝似美酒。起先是述說愛情多美,現在是告訴我們愛情該得著怎樣的稱讚。先是說愛情的本己多美,現在是說牠該得多少的讚美。世人所稱讚的是美酒。但基督人所稱讚的,是主的愛情。主的愛,是勝過一切的美酒的。世上所有一切的快樂,都不能和主的愛相比。所以主的愛,該受稱讚。─勝似美酒的稱讚。書拉密女和眾童女,因為心裡知道了主愛的甜美,所以口裡就要發出讚美聲音來。心被主的愛所激勵,口就不得不發出讚美來。

  「她們愛你,是理所當然的。」或者說「她們在正直裡愛你。」「她們」大概是指眾童女,她們愛你的愛,是正直的,是對的,這樣的愛,是出乎一個清潔的心,無偽的信心,無虧的良心。換一句話說,眾童女向主所發的愛情,是正當的。

 下面是說到她自己的光景,和工作的情形。第五節:「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雖然黑,卻是秀美;如同基達的帳棚,好像所羅門的幔子。」這是書拉密女對眾童女所說的話。她說:「我雖然黑,卻是秀美。」她把她自己的光景說出來,她說出二種的光景出來;一面她說她是黑的,另一面她說她是秀美的。黑是一種不美麗的顏色。人都是喜歡白的,沒有人喜歡黑的。人只有用白的粉搽臉,沒有人用黑的粉搽臉的,所以黑是一種不美麗的顏色。她說我是黑的,是難看的,但是在另一面,我卻是秀美的,美麗的。如果你們在亞當裡看我,我是黑的像黑炭一樣。我是污穢的,充滿了罪惡和不義。但是若在基督裡看我,是秀美的,我是全然美麗像基督一樣。因為基督是我的生命。所以請你們千萬不要在亞當裡看我,要在基督裡看我,基督的生命在我裡面顯出來的時候,就什麼都是美麗的。

 

  下面二句是形容她的黑,與她的秀美究竟到了如何程度。「如同基達的帳棚,好像所羅門的幔子。」什麼是基達的帳棚呢?基達人,是以實瑪利的子孫。他們是遊牧為業,過帳棚的生活的。他們的帳棚,是用黑羊皮製的。是黑的,一點也不好看,好像我們穿的黑羊皮袍子一樣,完全是黑的。這就是說,她在亞當裡一種污穢犯罪的情形。但是在基督裡,她卻像所羅門的幔子。所羅門的幔子究竟怎樣呢?我們知道牠是細麻布織成的。上面繡著藍色,紫色,朱紅色的線。什麼是細麻布?細麻布是聖徒因聖靈而有的義。(啟十九章八節)基督自己也成了我們的義。(林前一章三十節)我們是穿上基督的,是非常的美麗的,所繡上的,有藍色,屬天的;紫色,作王的;紅色,十字架流血的根基。哦!在我們身上,有十字架的工作,有各種屬天的情形,並有作王的生命。我們知道幔子是在聖殿裡的,所以這是在神面前的美麗,這就是在基督裡的光景。

 

  下面說:「不要因日頭把我曬黑了,就輕看我。」「曬」字是「看」字,「輕」字沒有,只有「看」。所以可譯作:「因為日頭把我看見了,因我是黑的,不要看我。」她怎樣知道自己是黑的呢?因為太陽光照了她。光一照,黑就顯出來。什麼時候我們看見自己的污穢罪惡呢?是神用光來照我們的時候。在光之下,罪就要顯明出來。她是經歷過內室啟示的人,所以對於己的認識,是非常清楚的。她已經看見在她的裡面,沒有一點是好的,都是黑的。這裡的日光,不止是照,並且也是對付。受神的對付。許多出於神的光照或啟示,就是對付。當我們一天 過一天,在神的光中,得神的光照越多,也就認識自己越清楚。受神的對付越多,你就要發現你從來沒有看見過的罪,從來所不知道的黑。如果這一間房子,沒有光,就桌子椅子都看不見。若有最強的光,就是頂小的針,也要看見。光的用處,是顯明。顯明的結果,是看見自己的黑。既然是黑的,就說是黑的,並不遮掩。但不願意別人注意她在亞當裡的東西,所以說不要看我。

 

  下面就說到關於工作的事了:「我同母的弟兄向我發怒,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我自己的葡萄園,卻沒有看守。」她先得了主特別的啟示,就是內室裡面的啟示。後來她就認識自己是什麼種的光景。現在她才看見她工作的不對。她作工是因著人的吩咐。她作工沒有奉主的差遣。是她同母的弟兄向她發怒,使她作的。葡萄園是弟兄要她管的。不是神命她管的。誰是同母的弟兄呢?加拉太書說「我們的母親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意思就是說,我們是蒙恩作神的兒女的,如同以撒一樣,是因著應許作神的兒女的。神的兒女,當然是我的弟兄。向我發怒,對我不客氣,要我做我所不願意做的事。就是要我看守他們的葡萄園。這裡的葡萄園,是多數的。底下的葡萄園,是單數的。所以在這裡不得不稍微提一提教會的道理。什麼是多數的葡萄園呢?就是人意的組織,不是按著神的心意而設立的。那些組織,有的是屬保羅的,有的是屬彼得的,有的是屬亞波羅的,各色各樣的宗派,不下有一千三百多個。他們有特別的信條,(就是在全部聖經之外之信條,)有特別的交通,(就是不能包括中外古今所有的一切得救的人,)還有特別的名稱(就是主名之外之名)。有那麼多的葡萄園,書拉密女,是一個真心愛主的人,也曾看守過這些。她不是沒有自己的葡萄園。真正的教會,是單個的,雖然可以因著地方而分作千萬的聚會所,而交通卻只有一個。但是她沒有看守她自己的那一個。她聽從人的吩咐,過於神的差遣。她現在才知道她所站的教會的地位錯了。知道自己這樣做,是錯的,所以她的心發出底下的呼求:

 

「我心所愛的阿,求你告訴我,你在何處牧羊,晌午在何處使羊歇臥,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邊,好像蒙著臉的人呢?」她要找主在那裏,要知道主親手所牧放的羊在那裏,她知道她工作的虛空,曉得現在所站的地位不對。因此,她就有一個呼求,羨慕看到主自己工作的場所。願意看見主自己牧養的群羊,所以她說:「我心所愛的阿」「愛」是動詞。你是我心所愛的,求你自己來指示我,告訴我一件事,就是你自己牧羊的地方在那裏。你所在的地方我要去,你所站的地位我要站。我現在不過在你同伴的旁邊。雖然是同伴,但不是你自己。雖然不敵擋你的就是你的朋友,但是站在你同伴的旁邊,總覺得害羞。所以我要知道你牧羊的地方。牧羊該譯做餵養。「晌午在何處,使羊歇臥?」「歇臥,」或做「安息。」這一個安息,是一個完全的安息。聖經說:「義人的道路,像黎明太陽,越照越亮,直到正午。」正午是最光明的,是光最完全的時候。所以晌午的安息,是完全的安息。也惟獨主自己所帶領的羊群,纔能得著完全的安息。從前所注重的,是工作。現在所尋求的,是餵養和安息。先是工作的問題。現在是生命長進的問題。她已經看見從前工作的空虛,她知道生命的餵養,是比工作更緊要的。所以現在的追求是餵養和安息了。究竟我們得著了完全的安息嗎?一件事是事實。凡在基督之外,另有所追求的。就不能得完全的安息,完全的安息,是絕對在基督裏的。

  她說:「我何必在你們同伴的羊群旁邊好像蒙著臉的人呢?」這女已經被主吸引到了一個地步,覺得在主同伴(不是仇敵)的羊群旁,也覺得羞恥,蒙臉是一種害羞的表示。你記得利百加遠遠看見以撒在路上來迎接她的時候,她就將帕子蒙著臉。「蒙臉」還可譯作「飄泊」,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她雖然站在主友人的羊群旁邊,但好像一個飄流無定,流離失所的人,她沒有安息,她必須找到主自己的所在。

 

下面是主的回答,告訴她如何纔能找到主的所在。「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隨羊群的腳蹤去,把你的山羊羔牧人帳棚的旁邊。」「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這是主回答的話。噯,弟兄姊妹們,我們真要感謝讚美主!書拉密女豈不是怕人看她嗎?怕人看見她的黑。但是這裡主怎麼說呢?是說你這女子中極醜陋的嗎?哦!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主沒有看見基達的帳棚,主只看見所羅門的幔子。是極美麗的,誰是女子中極美麗的呢?充滿基督生命的人,纔是主所看為極美麗的,讚美主!祂沒有在亞當裏看我們,祂在基督裏看我們。

 

「你若不知道,」你是該知道的,你為什麼不知道呢?好像有點怪她。如果你真的不知道,現在有辦法,你只要跟隨羊群的腳蹤去好了。哦!羊群所走的道路,是有腳蹤的,是有影跡的。感謝主!因為主曾為我們留下祂的腳蹤。就是在彼得前書二章二十一節:「你們蒙召,原是為此,因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祂的腳蹤行。」主是帶領羊的好牧人。他在前頭走,羊在後頭跟。主的腳跟到那裏,羊的腳蹤也到那裏。彼得特別告訴我們,主是受過苦的。所以如果我們跟隨羊群的腳蹤去,那一條路就必定是十字架的道路,損失的道路,倒楣的道路,喫虧的道路。主走過這條路,跟著祂的羊群也走過。你若要跟祂,就必定是這一條路,但是這路是窄的.找到的的人也少。雖然少,但有辦法找,只要跟著羊群的腳蹤去好了。那末誰是跟主的羊呢?彼得是跟過主的羊,保羅也跟過主,馬丁路德,戴德生,還有許許多多的人,你去看他們的生命,他們的生活,你就能認識他們的腳蹤,也就知道這就是主的腳蹤。弟兄姊妹們,你找到了沒?感謝神,羊群是有腳蹤的。雖然這是一條流汗,流淚,流血的道路,可是結果就是榮耀和寶座,請你不要灰心!

  「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帳棚的旁邊。」主是牧長,是大牧人,在主之下,受主的分派的,有許多的小牧者。每一個小牧人,也牧養著一班的山羊羔。這女子是小牧人中之一,也有一群山羊羔。現在可以將你的山羊羔放在牧人帳棚的旁邊。就是你在那麼多的牧人中間,也有你的一個位置。也可以一同餵養的小羊,就是比她更幼稚的信徒。所以在這麼多的帳棚旁邊,,也可以有你的帳棚。帳棚的生活,是帶著寄居的性質的。所以在這裏,我們不過是客旅。她一面追求走十字架的道路,一面過寄居的生活,同時還該看顧她手下的山羊羔。願神祝福祂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