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欣賞















































【客旅】

 

一  他等候一座城,卻住在帳棚, 這天城的旅客,一直奔前程;
他有美好証據,前途實堪誇, 難怪他不尋求地上的榮華。  
(副)家!家!甘美家! 主耶穌在家等,要歡迎我們!  

二  他等候一座城,他神的住處, 他沒有,也不求地上的房屋;
因神豈非說過,屬天的家鄉, 是那不離正道旅客所安享。  

三  他等候一座城,雖然有時因 跋涉苦,喪失多,有歎息聲音;
但一想到那城,就引聲歌唱。 因為路雖崎嶇,必定不會長。  

四  他等候一座城,我們今亦然: 望能在你城中,同你永為伴,
享受你的豫備;因此也願意 以帳棚為寄廬,同你客此地。

 

詩歌介紹

 

這首詩歌(《聖徒詩歌》544首)作者是和受恩教士(Margaret Barber,1866-1930)。這首詩歌描寫信心之父亞伯拉罕一生的經歷(來十一8~10),正如保羅對腓立比教會的見證說:「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降臨。」(腓三20)

 

詩歌見證

 

一九二五年年底那天,倪柝聲弟去找何教士一同禱告。她對主說:「主啊!難道你真要讓一九二五年過去麼?難道你真要等到一九二六年才再來麼?但是,在這末了的一天,我還求主今天就來。」幾個月之後,倪弟兄在路上遇見她,她拉著他的手說:「小弟兄,真希奇,為何到今天,祂還沒有來!」倪弟兄說:「有多少預言者還不知道什麼叫作等候主的再來呢!當我到她面前,我知道她是真等候主的人,對於主再來的事,她實在內行。」

 

詩歌感想

 

「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祂已經給他們豫備了一座城。」(來十一14-16)

 

亞伯拉罕離開哈蘭時是七十五歲,去世時則為一百七十五歲。其中的一世紀之久,他到處移棲,住在一座簡陋的、用駱駝毛皮搭成的帳棚裏,類似今日阿拉伯一帶的遊牧民族所使用的。這帳棚是他一生最妥切的象徵。

 

他與當地的居民保持距離,雖然住在他們當中,卻不屬於他們,不參加他們的種族集會;他小心地防止與他們的兒女通婚,遣人回本鄉為兒子尋找配偶;定意不從迦南人白得一根線或一條鞋帶,凡所得的必付予足夠的市價;他未曾在一地久留,乃不斷遷移。沒有地基的帳棚半小時之內就可搭架或拆除一這是他一生最恰當的象徵。

 

返回哈蘭的誘惑或許還經常出現於心際,在那兒,他可居住城中與家人聚合。回去的機會並非沒有(來十一15),但他卻定意選擇到處遊移于迦南,不願定居在哈蘭;直到一生的盡頭,他仍住在帳棚中。他去世後,屍體才被人從帳棚中抬出,與撒拉合葬在麥比拉的洞穴中。為什麼呢?聖經中陳述信心的得勝最為莊嚴的篇章這樣解釋:「亞伯拉罕住在帳棚中,因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來十一9)。正是如此。帳棚的生活是適合那些覺得自己的家鄉座落在群星之外的人。

 

神的子民應該過這樣超脫的生活,以便向世人作見證,這是極其重要的事。如果我們不能斷絕對周圍事物的貪戀,世人何能相信我們有關未來盼望的講論?如果我們像他們一樣汲汲營營,一樣貪得無厭,一樣焦慮煩懮,倚賴短暫人世種種的快樂和享受,難道他們不會懷疑我們信仰表白的真實性,不會懷疑遙遠之處確實有座真正的城?

 

請懸崖勒馬吧!現今的基督徒實在太專注於事業、享樂、奢侈和縱欲了。天國的子民和這世代人之間的區別變得微乎其微,即使最明眼的觀察者也無法從他們家中的擺設、兒女的教育、身上的裝束或生意的經營看出任何不同。他們吃喝、買賣、設立、建造、嫁娶一一在婚姻的事上投降一一顯然洪水正漫過傾斜的堤防,就要把他們沖走。

 

那麼,要怎樣改變呢?我們應否唾棄目前的行為方式?應否責備這個世代肆無忌憚的世俗化?這樣作並不能帶來持久的療效。且讓我們以絢麗的色彩描繪約翰所看見的那座城,讓我們揭露天家的榮美,聲明此時此地一顆舍己、毅然信主的心靈天天都能行走在黃金街上,聆聽眾天使美妙的琴音。這樣,當眾多的生命在靈裏被分別出來行走天路時,便能叫人們相信那不可見之城確實存在。──邁爾《亞伯拉罕》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