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忠為主

 

 

1.   我已撇下凡百事物,背起十架跟耶穌,世上福樂、名利、富貴,本已對我如糞土。

 

2.   主未虧我,主未負我,有誰甘甜如我主?為何內心恐懼、戰兢,手扶犁頭向後顧?

 

3.   往者已逝,前路當遙,主的恩典夠我用;死蔭幽谷,主手牽扶,留此殘軀再盡忠。

 

4.   四顧迷羊流離困苦,有誰同情有誰憐?靈魂喪失日以萬計,神家荒涼到何年?          

 

5.   願主潔我、煉我、用我,餘下光陰勝於先;盡心竭力討主喜悅,直到站在我主前。

 

 這首詩是趙君影(Calvin Chao1906年─1996年)作詞,蘇佐揚(1916年─12007年)譜曲。 趙君影年青時也曾胸懷大志,愛讀名人傳記,想創偉業。在他未奉獻前,宗教祇是他整個生活的附屬品,而不是生活的動力。他曾說過:「三十六行,敲鑼賣糖,行行都行,就是牧師不當。」1931年他重生得救後,不久獻身,作了一輩子的傳道人。 趙君影所作的「盡忠為主」一詩,是他一生事奉主的寫照。

 詩人介紹 

 趙君影於19O6年生於湖北省的漢川縣,六歲時母親病死,父親則是一個不思長進的吸毒者,他自小便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而且非常的吃苦與貧窮:神在他的一生中有著不少的雕琢與磨練,以至預備他將來帶領一個偉大的福音復興運動,玆將其得救決心事奉主介紹於下:

 

決心的歸依

 

 年青時熱愛運動,在杭州之江大學四年間,為大學籃球校隊隊員,曾任隊長,讀至四年級時,僅差三個月就大學畢業,卻肺病復發,迫得要立時退學,回到蘇北養病。他在養病期間,由於得到一位女傳教士悉心的照顧,令早年喪母的他,也能有機會一嘗母愛的感受。1931年,他參加了淮陰教會的佈道會,當時邀得大佈道家許志文牧師及上海伯特利佈道團主領聚會:許牧師並不用甚麼高言大智去傳福音,他簡單直接的引用聖經,並且穿插著一些動人的故事,使與會者非常的感動,結果有不少人走到臺前悔改信主。趙君影雖然心受感動,但不願當眾決志,但他卻被許牧師指土:「人人都是罪人,即使受了大學教育,仍是罪人,應該悔改」,結果他就一面禱告,一面哭泣的走到臺前決志信主。

 

疾病的磨練

 

 神將趙君影從充滿自信的情況下面給予人生的打擊及信心的學習,肺病在當時是看成絕症似的,他在完全絕望之下,迫得緊緊的依靠神,因此而靈性得到了很大的進步;他一生雖然沒有唸過神學,,但在患病期間,病床就是他的神學院。他在養病期間,閱讀了大批的屬靈書籍,而且很多都是英文的著作;他也很喜歡看托爾斯泰的作品,加上他個人豐富的聖經知識;結果漸漸蘊釀成他日後大學生工作中幾篇重要的講章:第一篇是〈神觀我為什麼相信有神?〉,第二篇是〈我的人生觀〉,第三篇是〈我的宇宙觀〉,第四篇是〈我的倫理觀〉,這些信息帶領不少的學生信主。後來神使他在第三期的肺病中得到奇妙的醫治,經過了一段短時間的教學生涯後,他便一生走上了這條全時間事奉的道路。 絕對的降服 當趙君影在江蘇鎮江中學任教時,對一位到當地傳道的姊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因她傳講對付罪惡的真理,令他很受感動,並為自己的罪而懊悔起來;最後這位名叫張性初的姊妹,後來竟然成了他的太太,在他事奉的道路上成了很大的幫助。他們結婚以後,便在揚州的內地會開始傳道的工作,他們是完全憑信心過生活,沒有固定的薪水,生活過得很清苦。某次,他的父親對他大發脾氣,要與他斷絕父子的關係,甚至要拿刀斬他,因他視傳道工作如同討飯的乞丐。趙君影非常痛苦的在神面前禱告:「我是一個討飯的傳道人,我枉費了人生,毫無志氣,連父親都養不活,我虛渡了人生嗎?甚麼比遵行你的旨意更高貴、更美好呢?」他就這樣仍然決心走上傳道之路。

 

事奉的艱難

 

 有一次當他準備出外領會時,卻苦無路費,等到最後仍無著落,最後由妻子提出賣掉最深愛的結婚戒指。她發出了這樣的禱告:「戒指雖是我們結婚紀念品,但我曾說過,我愛主勝過一切。故現在將戒指的所有權,完全交托給你,戒指也不再在我心中,佔有任何地位,因為它已屬於你了。」當趙君影於翌日坐火車往領會的地方時,他在車上受到了聖靈的感動,眼淚不住的流下,寫出了一首今日仍感動著萬千信徒的詩歌,就是「主啊,我深愛你!」,其中一段的致詞是:「我眼流淚,我心破碎,主啊,我深愛你!或遭敵對,或遭誤會,主啊,我深愛你!」(歌詞可見於平安詩集269首)寫出他被主的愛所吸引而完全放下一切去事奉主。 鋼鐵就是這樣鍊成,趙君影從小坎坷成長路,以至肺病的磨練及生活的信心的學習與依靠,神就這樣訓練了他自己的工人。他在日後推動的大學生福音與復興的工作,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能夠排除萬難的完成這歷史時刻的任務。

 

──摘自基督徒歷代豐富網

 

詩歌感想

「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腓三8】

 

 

 一個人靈命的貧富,是在乎他對基督的認識如何;基督在我們信的人是為寶貴,我們對祂認識有多少,才會歡然捨棄世事世物 ,忠心事奉祂。   司布真在世最後一次講道的結語有以下的幾句話:「我服事他,逾四十載。讚美他,我只誇他的愛。若我再有四十年活在世上,我也願繼續服事他。服事他是生命、平安、喜樂。巴不得你們即刻進入他的工廠。我願助你向著耶穌的旌旗看齊。」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