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血,沒有壇

  沒有血,沒有壇,禁祀已成過去; 沒有煙冒,沒有火燃,犧牲再無必需。

更美的血流自更貴的脈; 洗淨人的污穢,清償人的罪債 。

  神,我們感謝你,為你兒子的血,靠它我們被稱為義,靠它我們得捷。

大勝地獄、死亡、黑暗勢力;毋需兩次爭戰,不留一個仇敵。

  神,我們感謝你,因有天來恩典; 漫過我們最闊不義,赦免最深罪愆。

我們要讚美你所有的愛,像你榮耀、權柄、能力,存到萬代。

  神,我們感謝你,因為盼望堅固; 下沉的靈籍以再起,直至晨曦顯露。

有福的盼望,何等的鼓舞;最疲倦的曠野,最艱難的道路。

  神,我們感謝你,為那榮耀之冠, 並非只有一時美麗,轉眼即已枯殘,

乃是像寶座不朽到永遠,樂哉,能向寶座投下所有冠冕。

   這首詩歌(聖徒詩歌25首)是鮑納弟兄 (Horatius Bonar 1808-89))所作的。他是出生于一個非常虔誠,而且有名的蘇格蘭家族里,從一七六三年開始,他整個家族在蘇格蘭國教里有巨大的貢獻和影響力。他十二歲喪父,得力於母親教導他們三兄弟在信心上學習,他們都是當時非常有能力的神的仆人。

   他寫詩的歷史開始得很早,早於十九歲,他的詩已刊登在牛津大學學生雜誌內。他一生寫了約六百首詩歌 ,曾出版了好几本詩集。他寫的詩的題材多樣化,被神世界各地的聚會都普遍的使用。他有一個習慣,無論工作和休息,無論在何處,他身邊總是帶著一本筆記簿,無論什么時候,他一得著主的亮光,靈感在他里面就像泉源涌出,他就立刻把這一切都記在他的本子里面,所以每次我們唱他寫的詩時,總是覺得有那樣丰富的靈感,而且覺得從上頭來的能力,他不大注意寫詩的小節,不拘泥于韻文的完全,而且他也無意在寫完后再作修正的工作,就付梓出版。等他去世之后,他的孩子們說,他從不注意詩歌的結构和詞藻,只是全力發揮所捕捉到的靈感,并全力把從主所得的信息,用詩歌表達出來。他寫的詩歌种類也極廣,無論在福音,生命以及其他各方面。他都有非常美好的詩歌,而在這一切不同种類的詩歌當中,我們都能摸著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洋溢著神向我們的大愛,和圣徒對神的摯愛。他曾出過好些詩集,最有名的一集叫做信心和盼望的詩集。另外他的詩歌有一個特點,他不大在詩歌中,表達他自己的經歷和感覺,而只注意把人帶到主面前,并把人帶回到當初教會最古老的信心和盼望里去,而這些,正是現在神的儿女所失去的。

  這首詩歌十分突出,真理正確、感情豐富、詩意濃厚,是我們在擘餅聚會常常唱的。這詩詞很美,是論到再沒有血,沒有壇,和其他犧牲。這使我們想到聖經希伯來書10:12-14「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 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救主的代贖,復臨的盼望,得勝的凱歌,永遠的讚美,往往就是鮑納的詩所不可缺少的內容。

詩歌作者請參考 波纳 (Horatius Bonar)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