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欣賞





























【玉漏沙殘】

 

一 玉漏沙殘時將盡,天國即將破曉,

所慕晨曦即降臨,甘甜加上奇妙。

雖經黑暗四圍繞,晨光今已四照;  

榮耀榮耀今充滿,以馬內利之境。  

 

二 哦,基督你是泉源,源深甘愛充滿;  

既淺嘗此泉於地,定必暢飲於天。

 那裏主愛直擴展,猶如海洋湧溢;

榮耀榮耀今充滿,以馬內利之境。    

 

三 祂以憐憫和審判,織成我的年代;  

我的憂傷的淚斑,也帶愛的光彩。

領我手段何巧妙,祂計劃何純正;

榮耀榮耀今充滿,以馬內利之境。    

 

四  哦,我是屬我良人,我良人也屬我;  

祂帶我這卑賤身,進入祂的快樂。

那時,無他靠山,只靠救主功豐;

前來榮耀今充滿,以馬內利之境。

 

五 新婦不看她衣裳,只看所愛新郎;

我也不看我榮耀,只是瞻仰我王。

不只祂賜的冠冕,只看祂手創傷;

羔羊榮耀今充滿,以馬內利之境。

 

詩人介紹 

 

這首詩歌又名「玉漏沙殘」The Sands of Time Are Sinking)是十九世紀女詩人古霑安在1857年所作。 這首詩是根據十七世紀,基督徒殉道者羅得福的書信和臨終遺言而寫。 原詩共有十九節(請參考詩人与詩歌() ),今日聖徒詩歌(五三二首)乃採用其中五節。這首詩的曲調是一位法國的音樂家杜罕(Chretien Urhan, 1790-1845)所譜。

 

古霑安(Anne Ross Cousin, 1824-1906)一八二四年生於蘇格蘭美如斯(Melrose)。 她的父親大衛康斗(David Ross Cundell)是位醫生 。 她嫁給一位傳道人威廉可貞(William Cousin),他是蘇格蘭自由教會中頗被主使用的仆人。 古霑安有很高的詩歌才華,詩境有如在天。她的這首詩最遲當寫于一八五七年,那年,這詩發表在The Christian Treasury上。她一生共寫了一百六十首詩,一八七六年有人替她出版了她的詩集——Immanuel’s Land and Other Pieces。詩評者說,她的詩最适于聖徒唱頌或默想,而這詩集中最好的作品,當然就是作為詩集全 名的“以馬內利之境”了。它在所有的詩歌中,就像光輝熾烈的日頭,無論就詩的 境界、詩的感覺或文學技巧而言,都是佼佼者。所有在二十世紀出版的詩歌集,都選錄了這一首。

 

羅得福(Samuel Rutherford, 1600-1661),蘇格蘭人,是一位博學的傳道人,他堅守所信的道。1630年時,他因與當時的國教不能相容,在最高權力法庭受審,被解職放逐,他的著作也被焚燬。 羅得福被禁講道後,就以書信勉勵其教友和友人,一共寫了二百二十多封勸勉的書信,其中一信有句:「玉漏沙盡,應即把握時間,及時尋求你的主。」即本詩第一節的主題。 八年後,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執政,獨立教會獲宗教自由。 羅得福繼續領導反英國國教的運動。 1660年,英國王政復辟後,國會以叛國罪傳訊羅得福,但此時他已病重垂危,無法應訊。 臨終時,他說:「我即將去很少君王和顯要們能去的地方,願榮耀歸與我的創造主與救贖主。榮耀在以馬內利之地明亮照耀。」古霑安就將「在以馬內利樂境,滿榮耀光明。」作為每節詩的末句。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