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基督的十字架

O, Cross Of Christ
 
 

一、     基督雖能千回降生於伯利恆,  若未活你心內,救恩仍是無成。

        各各他的十架,還不會拯救你;在你裡的十架,纔有能醫治你。

 

  哦!基督的十字架,我接你進我心,使我脫自己管轄,完全憑主而生存。

 

二、      人哪!你愛何物,你就變成該物:成神,你若愛神;成塵,你若愛塵;

            你出,神就進入;你死,神就生甦;無你,就有基督;無物,就得萬物。

 

三、 你若要得著神,切勿跟從智慧; 『愛』是最短路徑,使你免去紆迴。

       你若不為自己 尋求甚麼利益, 神的榮耀自己,就要充滿了你。

 

 

 

詩人介紹

 

這首詩歌(《圣徒诗歌》第389)作於第三世紀,原詩並無副歌,以後由宣信弟兄(見教會近期人物)配上的。宣信唸大學時,與一位神學院的學生同住一寢,這位少年人卻有不良的習慣與嗜好。當時的宣信不夠剛強,有時也參與朋友間的聚飲、談小說淫詞、唱歌。這漸漸影響宣信的屬靈 活,並且為害不淺;往日那種與主交通的甘美和寶貝早已枯乾。直至蒙召後十年,學得了〝基督住在我心中〞的祕訣後,才逐漸恢復。

 

詩歌感想

 

詩歌的第一節說到,十字架對我們不僅是個事實,也是我們每天的主觀經歷。今天我們所接触、生活的世界 ,不管是政治、教育、社會或宗教,都是不將神擺在首位的生活形式。我們一不小心會落到這网羅中間,無法自拔。 從新約聖經知道,無論對屬肉體的哥林多教會,對熱心追求屬靈經歷的歌羅西教會,以及生命長進的腓立比教會,保羅提出解決的方法就是「基督的釘十字架」。唯有每天接受「十字架舊人的釘死」,我們才能脫離誘惑及陷阱。

 

詩歌的第二節說到,我們愛什麼,就要像什麼。人會成為他所愛的東西,因被他所愛的充滿。有些信徒信主之後,非常的熱心,也參與服事,但是慢慢的越來越冷淡。所有問題的發生,都是在「愛」這一點出了問題。有一位聖徒說過這樣的話:『神給我們一個心是最大的心,大到一個地步,只有神能補滿牠。』我們想我們的心小,但是,凡是嘗過神的人,就要見證說,神給我們的心是大的,是大到比神小一點的東西不能補滿的,只有神能補滿牠!弟兄姊妹們哪,你的心對於神到底渴慕得如何呢?只有當我們的心被基督充滿時,我們就無心也不會專注於世上的垃圾了。

 

詩歌的第三節說到,人如果要得著神,『愛』最短的路徑。「愛是最短的道路」--小特瑞莎的自傳,說出愛神乃是一件容易的事,最軟弱最卑微的人都能達到這個高峰。在小特瑞莎身上找不到甚麼高深的奧祕,和超凡的經歷。她不是一個出名的屬靈偉人,只不過是谷中的一朵小百合花,微小到能安息在荒野中。她只知道「愛」,就是在每一件最小的事上,因著愛而棄絕自己,這種簡單的路,使她--也能使我們走上這生命的路,進入屬靈的實際。她說:「達到成聖的路,我所認識的只有一條--就是愛神!因為神造了我們的心,只為著愛祂」。這句話感動了許多聖徒起來愛神。愛神是今天末後的時代最需要,也是我們生命成熟的唯一道路。願我們在愛中成長,且達到完全。因為約翰在約翰壹書四章說,在愛裏的人才能達到完全。

 

介紹到這裡,何等願意與弟兄姊妹再共享小特瑞莎的話。小特瑞莎臨終時的一句話是:「我的神!我愛你」。以下的話是從她的自傳中擇譯出來的──但我怎能顯出我的愛呢?因為愛是以實際來證明的,我是個幼稚的孩子,我會做甚麼呢?小孩子只會撒花,散佈在愛的四圍,她要使神的寶座滿了香氣,她要唱愛的歌,我的良人,我短短的一生要如此活在你眼前,我惟一能證明我愛的辦法,就是在你面前作一朵小花,給你欣賞你愛的反應。就是說,我不放過最小的犧牲,我利用那些最小的事,為著愛去做,我渴慕為愛受苦,並因愛的緣故同時能歡欣,這就是我撒的花了。我要一面撒播花瓣在你面前,一面唱著愛之歌。我要常常歌唱,雖然我的玫瑰是從荊棘中採來的,那些刺越長越尖,我的歌聲也就越甜蜜。哦!我的主耶穌,我愛你,我也愛教會,我要這樣說:「為著教會,只要是出於純潔的愛,就是最小的動作,也比一切其他的工作更有價值。」  

詩歌見證

 

倪弟兄年青時,一開頭事奉主,就學習十字架的功課。那時他們有七個同工,每週五在一起聚會;但其中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他自己和另一位同工的辯論上。那位同工比他大五歲,無論他怎樣爭,那位弟兄偏不聽,惟一的理由,就是那位弟兄比他大五歲。他雖什麼理由都可以爭,但他不能爭說,他比那位弟兄大五歲。那時,幾乎每星期六他都去和受恩教士那裡。他心裡不服氣,就向和教士申訴那位弟兄的態度,把他們所爭的事,告訴她,請她評評看,到底是誰對?可是她不說對,也不說不對,她兩眼盯著說:「你更好是聽他的話。」他心裡不服,就說:「如果是我對,就說對;如果是我不好,就說不對;為什麼說:『更好是聽他的話?』」她說:「在主裡面,年紀小的,應當聽年紀大的。」他氣極了,就說:「在主裡,如果年紀小的是對的,也應當聽在主裡年紀大的是錯的人麼?」她仍是笑笑地說:「你更好是聽他的話。」他就為自己辯護說:「這樣,我作不來,基督徒也該按道理行事。」她說:「不是理由的對錯,是看聖經怎麼說。聖經說,年幼的應當順服年長的。」他聽了最後只有回家去哭,恨自己為什麼不比那位弟兄早一點出生。

 

一九二三年春天,有十八位剛信主的青年人要受浸。有三個人在那裡談施浸的事。倪弟兄年紀最小,王弟兄比他大五歲,還有一位吳弟兄,比王弟兄還大七歲。倪弟兄就想,王弟兄比我大五歲,所以平日什麼事情,我都要聽他;現在吳弟兄比他還大,看他聽不聽吳弟兄。後來他們在一起談,那知吳弟兄所講的,倪弟兄所講的,他都不聽。他們無論怎麼講,他都一概不聽。丟到末了,他說,你們不來,我來好了。倪弟兄就想,豈有此理;如果能是這樣的話,世界上就沒有是非了。倪弟兄就到常帶領他的和教士那裡去問她說:「現在有一件事是這樣,你現在怎麼說?叫我生氣的,就是他這一個人沒有是非。」她站起來說:「你到今天還沒有看見什麼是基督的生命麼?幾個月來,你一直要說你是對的,你的弟兄是錯的;但你是否想到,當你說到這事時,你這個人對麼?你裡頭的光景如何?你還不知道十字架麼?你所爭的是事情對的問題,我所爭的是十字架生命的問題。」她又問倪弟兄說:「你想你這樣作是對的;你想這樣告訴我是對的;以道理來說,都是對的。但我問你:你裡面怎樣?你裡面感覺怎樣?」倪弟兄只得承認說:「以道理來說,是對的;但以裡面生命來說,實在是錯的。」

 

後於一九三六年十月十八日,在福建鼓浪嶼時,倪弟兄說:我現在可以對年幼的同工說,你若經不起十字架的磨練,就不會成為有用的器皿。只有羔羊的靈——溫柔、謙卑、和平,才是神所喜悅的。你的雄心、大志、才幹,在神面前都是無用的。我走過這條路。我必須常常承認我的錯處。我一切的事都是在神的手中。問題不在於對不對,乃在於像不像背十字架的人。在教會中對與不對都沒有地位;算得數的,乃是背十字架,並接受十字架的破碎;這才能流露神的生命,並成就神的旨意。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