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我深愛你

 

 

一.主啊我深愛你,甚願我永屬你,願你居我靈裏,永不分離。

副歌:主啊我深愛你,我是永遠屬你,因你已先愛我,為我捨己

 

二.在天我還有誰?在地亦無所愛,惟願掬我衷情,傾於主宰。

 

三.金銀雖有千萬,聲譽可遍麈寰,一旦若失了你,我心何安。

 

四.除你別無所求,惟你能解我憂,世人都難久靠,你愛無休。

 

                                             

 這首詩歌【聖徒詩歌230】是由二位全職服事主的弟兄在年青時所作陳恩福,蘇佐揚作譜 作者將心中對主的心願,化為禱告而寫成了這首詩此詩歌曾感動了無數的華人基督徒,可以說國版的恩主我愛你 (My Jesus, I Love Thee) 第一節「願你居我靈裏」,可改唱為「因你居我靈裏」,而較合乎真理

 

詩歌感想 

 

   

 1934年春,山東滕縣華北神學院春季學期開始,學院舉行開學聯歡會,我和另外兩位香港青年同學要唱一首詩,於是我彈琴,三人一同唱一首當時在香港唯一的福音聖詩中的一首。學院的音樂教授華以德先生知我會彈琴,於是也分派我和其他幾位同學輪流在早禱,晚禱聚會中司琴。   

 

 1935年春,陳恩福同學知道我會作曲,於是把這一首詩的歌詞拿給我看,問我能否配曲。我把歌詞念了兩遍,覺得非常抒情,便答應為他作曲。一個禮拜之後,便把這首歌的曲譜寫好,給同學試唱,同時也抄了一份請華以德教授指教。他家裏有鋼琴,當時我們作學生的只有風琴可以練習,華教授在鋼琴上彈了幾次後,問我說:你會作曲嗎?我回答說:學學而已,不能登大雅之堂。他馬上對我說:你以後練琴,不必再彈風琴,我安排你在我家裏彈鋼琴罷!我聽他這樣說,真是受寵若驚。不久他把這一首我們的處女作天人聖歌請同學抄寫用石印印妥,編入神學院唱詩班的詩歌中,同學可以學唱。     

 

 不久,我把這一首歌另作一次,作成變奏曲(天人聖歌120首)。變奏曲即同一首詩歌有幾個不同的唱法。作好了也抄一份給華教授,他在鋼琴上彈了一次,也和我一同研究變奏的和聲句子,同時又吩咐同學用石印印了幾十份,編入唱詩班本中。

 

 可是不久在山東青島有一位長老王宣忱長老也收到這一首變奏曲,他竟然與我通信,說要把這一首變奏曲主啊我深愛你刊在他所編印的聖歌詩本中。我當然喜出望外,這位長老也曾一人重譯新約聖經出版,也贈送給我一冊,可惜在抗戰時遺失。他也告訴我,他從前是翻譯和合本聖經委員的書記之一,他把不少關於該會各翻譯員的有趣故事告訴我。     

 

 華以德教授起初也教我彈鋼琴,後來知道我連變奏曲都會作,便對我說:我以後不再教你彈鋼琴了,你自己練習罷。於是他把當時我尚不認識的許多名鋼琴家的琴譜搬出來,約有十多種,要我自己學彈,包拮蕭邦,舒伯特,舒曼,柴可夫斯基及李斯特等作品。我稍為翻閱一下,使我咋舌不已。我自問怎能彈這些艱深的名作家鋼琴譜。後來華教授把好幾本和聲與作曲的英文書給我看,當時我雖然不能完全看懂那些書的英文,但我看得懂有關和聲的種種舉例,使我眼界大開,也覺得自己不過是作曲的幼稚園學生。在三年內,我拚命的學彈,也喜歡彈上述那些名家作品,才知和聲與作曲學實在太艱深,太複雜,自己只好忍耐研究,作為將來作曲的參考。   

 

 七十年後的今日,我沒有對這首天人聖歌處女作有太多修改,讓它保存我19歲時作曲時的靈感,不料這首天人聖歌竟不脛而走,國內及海外各處教會的基督徒都喜愛它,也受它的感動。   

 

 與作詞的陳恩福牧師一別數十年,我曾寫信告訴他說: 你的兩首大作,即主啊我深愛你和主的妙愛(天人聖歌第三首),已流傳全世界,你一生事主工作雖然多,但這兩首聖歌的貢獻實在非常驚人,我在全球各地佈道時,都聽見信徒們唱這兩首作品。你在世上留下的兩首詩歌,幫助了千萬人,你應該大大向主感恩了。   

 

 每次重聽這首主啊我深愛你之時,好像走進時光隧道,回到19歲的時候,也回憶山東滕縣華北神學院與陳恩福學兄時常交談的快樂,一同唱主啊我深愛你 ──蘇佐揚  (按:蘇牧師於2007.9.27上午九時五十分在醫院安睡主懷,享年九十一歲)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