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有一泉】


詩歌欣賞

 

 

 

 

 

 

 

 

 

 

 

 

 

 

 

 

 

 

 

 

 

 

 

 

 

 

 

 

 

 

 

 

 


(一)        今有一泉,血流盈滿,湧自耶穌肋邊;罪人只要一投此泉,立去全身罪愆。

立去全身罪愆,立去全身罪愆,罪人只要一投此泉,立去全身罪愆。

 

(二)        當日與主同釘一盜,曾見此泉功效;我罪即使不比他少,在此必能除掉,

在此必能除掉,在此必能除掉,我罪即使使不比他少,在此必能除掉,

 

(三)        被殺羔羊,你的寶血,權能永不消滅,要將選民都洗清潔,永遠與罪隔絕,

永遠與罪隔絕,永遠與罪隔絕,要將選民都洗清潔,永遠與罪隔絕。

 

(四)        藉著信心,我見此泉從你傷痕流出;救贖的愛,成我詩篇,一生銘刻肺腑。

一生銘刻肺腑,一生銘刻肺腑。救贖的愛,成我詩篇,一生銘刻肺腑。

 

(五)        當我離世,安臥墓中,拙日寂靜無聲:我將用那更美歌頌,讚你救贖大能。

讚你救贖大能,讚你救贖大能。我將用那更美歌頌,讚你救贖大能。

 

(六)        主,我相信,你已豫備一個金琴佳美;雖然我是這樣不配,因血白白賜給。

因血白白賜給,因血白白賜給。雖然我是這樣不配,因血白白賜給。

 

(七)        神聖能力調絃定音,彈出高貴樂聲;無窮年日,父耳所聽,惟獨羔羊的名。

惟獨羔羊的名,惟獨羔羊的名。無窮年日,父耳所聽,惟獨羔羊的名。

 

詩人介紹

 

  「今有一泉」這首詩歌(《聖徒詩歌》第90首)是威廉柯柏(William Cowper,1731-1800)所寫。威廉柯柏生在英國白漢司丹地方,父親是聖公會的牧師,母親出身皇家,曾受極好的教育。他的天性溫柔敏感,因此,常常為較長的同學們的粗魯暴戾的行動所窘。有一度他學法律,並且也受到政府的聘任,可是他畏縮不前,不敢與社會接觸,因而沒有就職。後來他專心於文學,執有一枝純潔有力的筆,隨時準備替弱者和受欺者申辯。 但是柯柏的一生是夠慘的。當他六歲時,就失去了母親的愛護。他患有一種憂鬱病,有時甚至失掉理智,數次癲狂病發時。又因家人反對他和表妹結婚,他終於精神崩,想自殺,但是神的手卻約束保護了他。

 

      1763年時,他病情惡化,被送往卡登一位傳道人的醫生(Nathaniel Cotton)所設立的療養院。在療養院里,一天他讀聖經,讀到羅馬書第三章24~25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祂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的時候,詩人自己見證他那時的光景說:「立刻我得著能力來相信這些話。公義的日光輝煌地照亮了我。我看見基督的替代工作,是何等夠用;因祂流血,我罪得赦,又是何等確實;同時祂稱我為義,也是十分妥善的。就在那一下子的工夫,我相信並且接受了福音。」 當考柏离開卡登的療養 院之後,他轉赴歐文夫婦(Morley and Mary Unwin)的家中休養。在歐文先生去世後,歐文太太和考柏搬到了歐尼(Olney)。他和約翰牛頓(John Newton)成了知交,和牛頓一同配搭,輪流帶領聚會有十二年之久,他們在1779年出版了歐尼詩歌集 (Olney Hymns)

     雖然威廉柯柏為精神疾病所苦,但當理智的光芒透過籠罩著的密雲之時,他就提起筆來,寫出榮耀神的詩章。他寫了許多到如今仍深受喜愛的詩歌,然而在所有他寫的詩歌裡,大家公認這首詩歌是他的代表作。這首詩歌是他在1771年帶領禱告聚會時寫的,根據撒迦利亞書第十三章1節:「那日必給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

 

詩歌見證

 

這首詩歌不僅幫助許人信主得救,也使許多聖徒得著生命的復興。賓路易師母臨終時,黑暗的權勢近前來,想困擾她。那時弟兄姊妹圍繞她的床邊反復的唱這首「有一泉源充滿寶血」的詩歌,唱了一小時以後,當中有人建議換一首詩歌。但她說︰「不!不要更改神正在使用的兵器!」這位臨死的戰士還知道如何揀選兵器。這是在啟示錄十二章11節所說的,「羔羊的血」毀滅掌死權的,她最後一次應用,結果仍是得勝了,因而渡過了可怕的死河寒波,達到了榮耀的對岸。一位有幸陪伴在她身旁,直到她進入榮耀里的人,記下了她進入榮耀中的景況︰「禮拜一,下午四點,她陷入沉睡的狀態中。呼吸有些辛苦,但看起來又十分自然,身體逐漸衰弱。到了晚上九時,她便安然地止息了。她脫出這衰弱疲倦的身軀,而進到父神的懷抱中。當她進到榮耀里的時候,我們在她身旁的人都沒有流淚。因為在那房里,主的同在是感覺得到的,是超過「信心」的境域一如『眼見』那樣真實。我們乃同證『藉著死,基督敗壞了掌死權的』,因為死亡的王在那里一無所有,『死』被得勝所吞滅。」

 

詩歌見證

 

 一個酒狂的受害人,坐在一家紐約沙龍的威士忌酒桶上沉思默想。他實在有很多件事應當好好靜思他曾破壞了向母親所立那永不飲酒的誓言。他所度的生活是放蕩而且枉費的;他是一個賭徒; 最近他又摧毀了他的家庭,雖然他的妻子是一位賢德、可愛,滿有忍耐的女子。 他突然走近售酒的櫃,用拳拍桌,甚至酒杯都震得發響,他向四圍閒遊的朋友們說:「孩兒們阿!我快要死了,但我寧可死在街上,也不願再飲一杯酒。」 於是他朝著警察局走去,請求他們將他關起來說:「我盼望你們把我關在一個地方,使我能安然死去,不要讓再飲一杯酒。」警察局接受了他的請求,將他關了起來,但仍好好的待他。到了主日,有一位朋友勸他赴嘉瑞麥奧來之佈道所。在那裏,他看見禮堂內擠滿了賊、扒手、醉徒,和許多不名譽的男女。 嘉瑞麥奧來(Jerry McAuley)先領會眾禱告,隨後他的妻子又迫切地禱告,而後跪地禱告,尚未站起的嘉瑞就接著唱「今有一泉血流盈滿」。 下面是那個酒徒自己的話:「在多年前,我幼年的時候,家中有晚禱,在爐火旁我曾聽過這首可愛的音調。那時的情景,猶如美夢重映眼簾其時嘉瑞的手按在我的頭上。他說:弟兄阿!禱告。我回答說:我不能禱告,請你替我祈求!他就說:就是全世界上的禱告,也不能救你,除非你自己也禱告。我略等一會,就破碎地喊說:親愛的耶穌阿!你能幫助我麼?」 「人間語不能描寫那個時刻。雖在那刻之前,我魂間充塞了說不出來的昏暗;但是現在我覺得有正午的榮光滿溢我心。我感覺得我已經是個自由的人了。哦!那尊貴的感覺,何等平安、何等自由,實在是安穩在耶穌手臂!我發覺基督並祂的慈愛和能力進入了我。從那時起直到如今,我再也不想飲酒,也未嘗有錢足以買飲,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我,將那從陰間來的飲威士忌慾望逐出我的胃腸、我的頭腦、我的血液,和我的幻想。阿利路亞!何等救主!」 後來撒母耳。海列特(Samuel H. Hadley)同他賢德的妻子重組一新家庭,他也得著了很可獲利的職業,但是因主的呼召,他就了水街佈道所主任之職,多年忠心地服事大都市內的流亡者。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