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主,握我手】

 

 

一  親愛主,握我手,使穩步,向前走;

 敵雖吼,友雖疏,不驚憂。

 經風波,歷黑影,得穩妥,入光明;

 握我手,親愛主,向前走!  

 

二  涉長途,多艱困,親愛主,願你近;

你保守,你扶助,不退後!

聽我求,常引導,加我力,免跌倒;

握我手,親愛主,向前走!

          

  詩人介紹

 

     這首詩歌(《聖徒詩歌》第514首)是美國黑人福音詩歌作家陶賽(Thomas A. Dorsey, 1899-1993)的作品。他出生在美國喬治亞州,父親是牧師,母親是教會的司琴。 1921年秋,他經常生病,情緒低落,他的伯父帶他進教會,因為受到感動,開始寫起黑人的福音詩歌,但沒人願意幫他出版。一年後,陶賽重操舊業,演奏起爵士音樂,並慢慢成為知名的黑人作曲家,不過這樣的生活,卻使他離神越遠,最後甚至萌生自殺念頭,最後經友人協助,才重獲信心,也開始走上推廣黑人福音詩歌的道路。

 

    某天,他在密蘇里州聖路易市參加一盛大的奮興會時,收到他父親電報,傳來妻他的妻子難產身亡。他強忍悲痛,即刻回家,照顧初生的兒子。但沒想到幾天後,兒子也夭折了,打擊甚大。葬禮後,他回到空寂的家,隨手就彈出這首【 親愛主,握我手 (Take My Hand, Precious Lord)】 神的安慰不僅臨到他,在下一個主日時,這首歌曲也跟著被獻唱出來,然後傳唱至今。 這首歌曲是陶賽改編自艾倫 (George N. Allen,1812-1877)所寫的調 。

 

苦難是催逼我們前進的必需品,正如船中的爐火是使船駛行的必需品一般。──宣信 (A. B. Simpson)

 

詩歌作者感想

 

    當我一個人在漆黑的公寓裡弓著身體獨自悲傷時,我回想起

 

    一九三二那年我三十二歲,剛結婚不久,與妻子奈緹住在芝加哥一間小公寓裡。一個炎熱的夏日午後,我應邀至聖路易士一場聚會中擔任當晚的演出歌手,我不太想去,因為再過一個月奈緹就要生產了,但有許多人在聖路易士期待著我的到來。我跟奈緹吻別,在密西根的微風中,我搭上六十六路火車離開芝加哥。

 

    然而一離開城,我便發現由於我太過緊張焦慮,竟然忘了帶我的樂器箱,我立刻調頭。一到家,我看見奈緹安靜的躺在床上熟睡著,我遲疑的停留在她的床邊,不知為何心中一直有著想要留下的念頭,但由於我急著趕路而且也不想吵醒她,我便將不安的感受拋置腦後,安靜的拿著樂器箱離開房間。

 

    第二天晚上,在聖路易士沸騰的喧鬧聲中,群眾一再喝彩要我多唱幾首,當我好不容易坐下時,一個信差跑進來,手裡拿著電報,我撕開信封,黃色信籤上打著︰「你的妻子剛去世!」那時我周圍的人們正在高興地唱歌拍手,但我卻難以克制我的淚水,我衝到電話旁打了通電話回家,而在電話中我只聽到︰「奈緹死了,奈緹死了!」

 

    當我回家的時候,我得知奈緹生了一個男孩,我的心頓時在喜悅與傷痛中擺盪。但不久後的一個晚上,剛誕生的小男孩也死了。我埋葬了奈緹和我們的小孩,我將他們放在同一個棺木裡。我崩潰了,我封閉自己許多天,覺得上帝對我不公平,再也不想要服事神,再也不想寫任何詩歌,只想重新回到我熟悉的爵士樂世界裡。 然而,當我一個人在漆黑的公寓裡弓著身體獨自悲傷時,我回想起那個出發去聖路易士的下午,一直有個念頭要我留在奈緹身旁,那個念頭來自神嗎?喔!如果那時我能多留意上帝的聲音,奈緹過世時我便會在她的身旁。從那刻起,我起誓日後要更加專注聆聽神的聲音。 但我仍舊被傷痛擊倒。每個人都對我很好,特別是一位朋友──弗萊教授,他似乎很明白我的需要。

 

    他在接下來的那個週六夜晚帶我到鄰近的一間音樂學院裡,那是一個安靜的地方,傍晚的陽光微微透射過拉上的窗簾,我坐在鋼琴旁,雙手開始觸摸琴鍵。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感到一股平安,彷彿自己可以伸手摸到神,我發現自己正彈奏著一串旋律──我從沒有聽過或彈過的旋律,歌詞也自然而然浮現我的腦海中:

 

親愛主,握我手,使穩步,向前走; 敵雖吼,友雖疏,不驚憂。

 Precious Lord, take my hand, lead me on , help me stand; I am tired, I am weak, I am worn;

 經風波,歷黑影,得穩妥,入光明; 握我手,親愛主,向前走! 

Thro' the storm, thro' the night, lead me on to the light. Take my hand, precious Lord, lead me home.

 

涉長途,多艱困,親愛主,願你近; 你保守,你扶助,不退後!

When my way grows drear, Precious Lord, linger near; When my life is almost gone,

聽我求,常引導,加我力,免跌倒; 握我手,親愛主,向前走!

Hear my cry, hear my call, Hold my hand lest I fall; Take my hand, precious Lord, lead me home.

 

    主給我歌詞與旋律,也醫治我痛苦的靈魂。我經歷到:當我們處於最深的憂傷,感覺自己離神最遠的時候,卻是祂離我們最近的時候,也是我們最能明白祂醫治能力的時刻。從那刻起,我決定繼續喜樂的為神而活,直到祂來領我回天家的那天。

 

轉載《蒲公英聖樂網》──   <譯自網站www.snopes.com/music/songs/precious.asp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