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我,柔愛的光】

 

 

一 引我,柔愛的光!陰影四圍,求你引我;黑夜又黑,我又家鄉遠違,求你引我;

保守我腳,我不求見遠景;一步已可使我知足心定。

二 我從不是如此,也不求尋,你來引我;我喜揀選、看見我路;現今求你引我;

我愛炫耀之時,雖然受創,驕傲仍制我心。忘記以往!

三 你的能力既然賜福,你必仍然引我;過野過澤,過崖過沼,以及夜影全過;

晨光帶來,那些臉如天使,我所心愛多年,契闊一時。

詩人介紹

這首詩歌名(《選本詩歌》231《聖徒詩歌》第475首)又被稱為《慈光導行 Lead, Kindly Light 》,被文學家評論為十九世紀最優美的抒情詩。作者紐曼(John H. Newman(1801-1890)在他漫長的心靈掙扎之旅當中,百感交集下而寫出他當時的心聲。 因為當時一直為當時英國的國教之分裂和沒有生命而憂傷,非只一次深感欲使信徒產生力量、勇敢和信心,就必須保持初代教會莊嚴禮拜儀式的必要,經悉心研究,認為天主教是保持這種典型真正的教會,但魚與熊掌無法得兼,英國國教與天主教之間如何取捨,內心充滿著苦悶困惑,為此他於一八三三年訪問羅馬,見了天主教的主教們,使他的心更是掙扎,到底那個教會是對的呢?更糟糕的是他在西西里島患了瘧疾,連他的僕人都認為他必要死了,但他重複的自言自語說:「我必不死,因為沒有得罪光」並且確信他在英國有事要作。

五月底到巴勒莫候船三個月,終於搭上載運橙子往馬賽的貨船,開航不久該船又因無風,而在地中海的科西嘉島和薩丁尼亞島之間的邦尼法曉海峽停止不動,又拖了一個星期;船長正指揮搬動裝橙子的板條箱,以免在炎日之下腐爛,紐曼不耐煩的對船長喊著說:「何時開船?」船長答覆:「我們比你還急,如此烈日當空,再過幾天,我們的橙子都爛光了。」「你毫無辦法嗎?」

 

船長回答:「一步一步來,青年人,一步一步來,我們在前航行必須曉得等風!」「一步一步來,我要跳,不是一步一步!」

 

紐曼自言自語,又望著船長喊著說:「船長!喚下風來!」

 

船長不慌不忙的說:「我怎能那樣妄自尊大的蔑視神,求祂只為我個人的利益把風放出來呢!先生!驕傲不能統治我的意志,我不能選擇自己的道路。我們只能順從祂的旨意,那位掌管風的神會在祂認為恰當的時間,按照祂所指定的方向,叫風吹在眾水之上,使他們再度震動活潑起來,我們要等到那個時候才開船!」

 

那悶熱的白天變成漫漫濕熱的長夜,船長上到甲板來,看見紐曼和僕人還在那兒散步,就指著天空對他們說:「那顆星又亮了,假如今晚起風,帆便可接住那微風叫我們起行,駛往我們所要去的港口。」

 

 

紐曼問:「就藉著那顆小星嗎?」

船長回答:「白天需要太陽,晚上一顆小星就夠了。」

 

紐曼目不轉睛的看他的朋友,說:「星!─星!我在期望作我的引導,神卻差遺星;我在期望中午光輝奪目的太陽來發現神對我一生所定的計劃,祂卻差遣那溫和的星光來指示我的道路,一步一步的來。」他的態度忽然改變:「現在我知道神叫我流落在這個地方,為著教導我學習這個功課,我現在清楚看見了,從前我是瞎眼的。」

 

就在剎那間的感動和當時所經歷的光中,紐曼寫了這首詩歌,稱之為「黑暗中的光」,後來交給作曲家戴克去譜曲,而戴克就是那首「聖哉!聖哉!聖哉!」的作曲者。

詩歌感想

 

基督徒生命中一件重要又奇妙的事就是裏面有光,這光隨著基督的生命而來這生命就是人的光(約1:4)。有光就產生引領,而步步的引領才勾勒出一條確定的道路。這光是亮的,也是活的,若隨光而行,路就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4:18)。所以,光是何等重要,沒有光,就沒有路!

 

寫這首詩歌的弟兄稱這光為柔愛的光神的光充滿了柔細良善的愛,祂太了解每一個兒女內心實際的情形,知道我們裏面何處軟弱何處掙紮,也知道我們哪里缺乏真理或者缺乏悟性,而祂的光總能恰適地照在這些需要的地方。哦,除了這樣的一位,有誰能引領我們呢?祂光照,並且是柔愛地光照。對於我們這樣渺小、無知而又常有各種憂慮疑惑的人,惟有這樣的光能帶來深切的安全感和明確的方向感。感謝神,最偉大是祂,最柔細也是祂,凡經歷過祂的人都要來稱頌祂!這首詩歌就是我們的弟兄在航海遇霧受阻於途中時所寫下的親身感受。

 

第一節:引我,柔愛的光!陰影四圍,求你引我;黑夜又黑,我又家鄉遠違,求你引我。這歌起首於一個切切又依依的禱告,仿佛可以想見一顆籠罩於四圍陰霾下而又切望歸家的心,來到愛的神面前,如同一個疲倦驚怯的孩子來到父親面前,那麼迫切又那麼無依,一頭撲進父親的懷中,在此發出一個單純的求告:求你引我!哦,簡單而真實的禱告實在美麗,也實在有效。就是這樣把一切告訴神,你身邊的情形如何,你心中的盼望又是如何;告訴神,環境是這樣翻騰,而人又是這樣無能;告訴神,你是何等需要祂和祂柔愛之光的引領!繼續地,詩人又禱告說:保守我腳,我不求見遠景;一步已可使我知足心定。一顆依靠的心在這裏說:哦,神啊,只要知道在帶領的是你,我就能安息。雖然似乎遠景不明,但只要確信這一步是出於你,我就知足!阿們,我們從來都不是因為知道了一切而安息,乃是因為持定了這位知道一切的神而安息於祂的自己!

 

第二節:我從不是如此,也不求尋,你來引我;我喜揀選、看見我路;現今求你引我;我愛炫耀之時,雖然受創,驕傲仍制我心。忘記以往!光產生引領,光也帶來顯明。當詩人這樣專心依賴神的時候,就看見自己以往過來的光景,從來不是如此依靠,也不求尋神的帶領。真的,人未曾經過相當的打擊和艱難,實在都只會喜歡揀選自己所看見的路,也都只會愛慕外面的光鮮明耀。當驕傲轄制著我們的心,我們怎能謙卑尋求和揀選神所光照的道路呢?在己意中就摸不著神的路,在雄心裏就看不見神的光;雄心己意中一切所行的自然都落在黑暗裏。但感謝神,祂許可外面的黑暗臨到所愛的兒女,為要除去我們裏面的黑暗而叫我們得著真正的光。緊迫的環境才催生緊迫的禱告,緊迫的禱告才帶來對自己真相的看見,而這個看見才成為我們得拯救的開始。看見的人對從前的自己就斷然地說:忘記以往!不要以往!感謝神,在真切的依靠中就使我們脫離了愚昧的獨立!一切能帶進這樣結果的苦難都是值得,十分值得!

 

第三節:你的能力既然賜福,你必仍然引我;神的能力的確常常顯於祂的賜福,但現在詩人好像更知道這能力要顯在祂的引領。要緊的不只是得一些福,更是要走一條路,因為神不只是恩慈的賜福者,更是主權的引導者。實在說來,能夠從注重神的賜福進深到尊重神的引領,這其實就是大福了!不是嗎?聽聽詩人下麵的歌聲有何等的轉變:過野過澤,過崖過沼,以及夜影全過。好一個過字!一旦認准了神在引,就親身經歷到自己在過。有了祂的引,一切都能過!而以往所看為可揀選可炫耀的,如今不過是野、澤、崖、沼而已不為擁有,只為經過;也非可戀,實是危險;如能安渡,全賴恩主!晨光帶來,那些臉如天使,我所心愛多年,契闊一時。感謝主,新的眼光總帶來新的盼望,前喜好炫耀張揚,今仰慕破曉晨光:前望速達地上彼岸,今盼快見屬天同伴。阿們,但願恩典在一切遭遇中引領我們更多思念主的自己,更多想望天上眾聖徒的聚集,這才是我們橫渡人生之洋時永不落空的盼望暫雖分離一時,終必契闊一時!

詩歌見證

 

這首古老的聖詩,可能已被現代人漸漸遺忘,但卻是五、六十年代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基督徒所熟悉並喜愛的詩歌。各種的政治運動中,基督徒的信仰不斷受到衝擊。五十年代,大陸教會被強制合併,許多聚會點被解散,牧師被停職或改行,信徒們好像被打散的羊群,不知所措,這首詩歌便成為許多基督徒的禱告。

 

我在一個愛主的基督徒家庭中長大,在任何環境下,先父母親都堅持每晚帶領子女一起禱告。在文化革命期間,每晚關上燈,用極輕的聲音一起禱告。《慈光導引》、《耶穌領我》是我們能背的詩歌。感謝神,這些禱告成為神祝福他們後代的最大原因。

 

因神的保守,父母的代禱,使我在唸書期間一直堅守著信仰。1964年從上海音樂學院鋼琴系畢業後,因宗教信仰之故,被分配去湖南,一個沒有鋼琴、沒有前途、遠離親人的縣裏。但我並不孤單,因我所信的主耶穌是活神,祂與我同在,賜了我一生受用的應許:「我要作一件新事,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聖經《以賽亞書》43章19節)而《慈光導引》是伴我同行的詩歌之一,是我的禱告。歌詞第一節:「懇求慈光,導引脫離黑蔭,導我前行!黑夜漫漫,我又遠離家庭,導我前行!我不求主指引遙遠路程,我只懇求一步一步導引。」從64年分配去湖南鄉下,78年到香港海外神學院教學,97年來到紐約角聲佈道團全時間事奉,神應驗了祂的應許,曠野開了道路,沙漠開了江河,垂聽了「一步一步導引」的禱告。我逐漸明白在生命中的苦難和剝奪,只是讓我更認識掌管命運的是活神,是愛我的天父,我得到了更大的賞賜和祝福。─── 俞閻路得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