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能力,我的主 


 

  我無能力,我的主,無法孤獨、孤獨的站立;

我的軟弱成祝福,如果完全、完全倚靠你。

 

(副)每一點,每一天,我是一樣需恩典;

我仍一樣是無倚,求你更多、更多顯自己。

 

  我的路途真孤苦,時常疲倦、疲倦不唱詩;

我不認識我路途,你能使我、使我不迷失。

 

  我的感覺常改變,一切可厭、可厭無價值;

當我眼睛看不見,正是我主、我主最近時。

 

  我是孤單,我的主,不易喜樂、喜樂並忍耐;

若無甘甜的眷顧,和你祕密、祕密的同在。

 

  時日飛逝河水高,不久我要、我要橫渡過;

四圍冷靜我獨禱,求你記念、記念我軟弱。

 

詩人介紹

 

   這首中文詩歌(聖徒詩歌447;《選本詩歌》248首)作者不詳可能是倪柝聲弟兄所作。   

 

詩歌感想

 

   弟兄們,神現在沒有別的目的,就是要帶領你到你的盡頭。神要你對你自己灰心,對你自己絕望,承認你自己是不堪救藥的,是比任何人都壞的。

 

   神要你自知。在已往的日子中,你有多少的時候羨慕得勝,而終歸失敗呢?沒有別的,這是因神帶領你認識你的自己。

 

   你哀哭,你掙扎,你奮鬥,你追求,你禱告,你作工,你勞碌,你用千百其他的方法,盼望能以勝過罪惡,能以完全成聖,但是,你終久總是失敗的。雖然有時你也曾有了一點的得勝,但是,這個總是不長久的。雖然你用盡方法來支持,但是,你的得勝好像鳥一般是會飛去的。這些的經歷,沒有別的,就是神要帶領你認識你自己阿!

 

   弟兄們哪,你應當知道,哀哭的是你自己,掙扎奮鬥的是你自己,追求禱告的是你自己,作工勞碌的是你自己;都是你的自己在那裏活動,也都是為著你自己。有多少是完全倚靠神的呢?你真知道你自己是不堪救藥,因而倚靠神的有多少呢?你這樣的掙扎追求到底是為著什麼呢?豈非為著自己嗎?

 

   不錯,是尋求勝過罪惡,得以成聖;但是,是為著什麼呢?豈非要使自己更快樂、更有光彩、更可以誇口嗎?你如果沒有達到認識自己的軟弱,並認識自己的詭詐的地位,神是要仍舊讓你跌倒失敗,好使你知道你是沒有能力的,你是不應當得著尊榮的。


 弟兄們,神要我們與祂聯合,在凡事上倚靠祂,遵行祂的旨意,將榮耀歸給祂。你如果不知道你自己的本相,以為你自己是良善的、有能力的,你就自然不能倚靠神,不能將榮耀歸給祂。你天然的要自恃,並且自榮。就是因為到了如今,你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軟弱,所以,神讓你再三失敗,每一次的失敗,都是對你說,你是軟弱的。
──倪柝聲

 
詩歌見證

 

「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十二7~10下)

 

   倪柝聲弟兄說到神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出來時,他作了一個見證,他說:

   「我有一次生了很厲害的病,兩個月之內,照了三次愛克司光,三次的報告都很不好。我禱告,我也相信,我也盼望神醫治我的病。有幾次,我的力量比普通的時候好得多;但是在神面前,我承認我有一股的怨氣,我氣的原因就是說:今天雖然身體較好些,力量也不錯,但是神這樣待我有甚麼用?這一個病的根,還在這裏,甚麼時候都有再倒下去的可能。神給我這一個暫時的力量有甚麼用?我心裏病得厭煩了。

   有一天,我念聖經念到哥林多後書,又念到第十二章,說到保羅為著那一根刺,三次求主;主不肯答應,主不作甚麼;但是主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為著刺的存在,主就加增恩典;為著軟弱的存在,主就加增能力。我躺在床上的時候,我就求神給我看見更清楚一點。我裏面就有這一個意思,好像在這裏有一隻船,吃水要十尺,要有十尺深的水纔能駛過去。但在前面有一塊礁石,它從江的底部凸出來五尺高;我就求神說,主若肯,求你把這一塊礁石給我挪去,讓這吃水十尺的船駛得過去。但是神問我一句話,是把礁石挪去好,或是把水漲高五尺好?我說,水漲高五尺好。

   從那一天起,我承認許多的不平就都過去了。我不敢說不受試探,但是感謝神,在那一件事上,我尋找出來,神能夠另外給我所需要的。我們都有我們的難處,都有我們的試煉,都有我們的軟弱;但是主今天在我們身上所作的事,不是在消極方面除去軟弱,也不是在積極方面憑空給我們能力。祂所有的能力,都是顯在我們的軟弱上,像我們所有的寶貝,都是擺在瓦器裏一樣。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