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中的百合花

 

 

 

  主耶穌是我密友,又是我的萬有,超乎萬人奪我心坎主無雙;

祂是谷中百合花,我心單獨愛祂,洗我潔淨,使我完全再無瑕。

憂慮祂是我安慰;患難有祂抵擋,一切重擔都擔在祂肩上。

 

(副)祂是明亮的晨星,是谷中百合花,超乎萬人奪我心坎主無雙。

 

  主擔我一切憂傷,背負我的痛苦,試探來臨,祂是我堅固保障;

為祂,我丟棄萬事,驅逐一切偶像,現今蒙祂能力保守何安康。

縱然世界嫌棄我,縱然仇敵猖狂,有主,仍勇至終點,無懼怕。

 

  主永不將我丟棄,也不將我撇下,行祂有福旨意,因信而生活;

祂作我四圍火城,我就無所懼怕,飢餓靈魂常因靈糧得飽享。

當我榮耀被提時,見祂可頌面容,喜樂河滾滾,湧流何久長。

 

 

你見過谷中的百合花嗎?它不像一般百合花那麼地引人注目,它生長在幽谷中,卻是那麼地皎潔芬芳。


這首詩歌(聖徒詩歌326首 )是根據雅歌二章一節:「我是沙崙的玫瑰花,是谷中的百合花。」和啟示錄廿二章十六節:「我是明亮的晨星。」而寫的。

 

歌詞的作者傅萊(Charles W. Fry, 1837-1882),英國人,十七歲時在衛理公會信主。 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建築商,傅萊繼承祖業,他的三個兒子也隨他工作。他們都喜歡吹管樂器,父子四人組成了「傅氏樂團」。

 

1878年救世軍在當地展開活動,卻不受居民歡迎。 傅氏父子建議在室外吹奏管樂吸引群眾,至為成功,是為救世軍銅管樂隊的濫觴。 傅萊經迫切禱告後,終於放棄了祖業,專心為救世軍工作。 他是救世軍樂隊的首任指揮。


1871年美國的名新聞記者海威爾寫了一首詩「小木屋」(The Little Log Cabin Down the Lane),講述拓荒者以草根拌泥造茅舍的精神,並配以西部民謠的曲調,一時大受歡迎,風行流傳到英國。 傳萊聽到了,很喜歡它的曲調,就寫了「谷中百合花」,配上它的曲調。 後經孫基(Ira D. Sankey)改編,曲調稍緩。孫基在他自傳中曾提到,有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很愛這首聖詩,去做禮拜時,總是要她在教會司琴的阿姨彈這首詩歌。她自副歌學起,學會了全首。 她甜美的歌聲感動了許多會眾。 翌冬,美國苦寒,小女孩不幸感染了白喉,在病中,她不時吟哼「谷中百合花」。 臨終時,她要求母親為她唱這首歌,而她就在歌聲中含笑回天家。她家人雖悲傷她的早逝,但自這首詩歌得安慰,珍惜由這首歌留給他們寶貴的回憶。  

 

───摘自「荒漠甘泉樂侶

詩歌感想

 

雅歌二章1節,「我是沙崙的野水仙,是谷中的百合花。」(另譯)百合花是一種很平凡的花。有的學者說,百合花的質地和紋路都會看起來叫你覺得平凡。有些花就不是這樣,譬如說玫瑰,它的花瓣叫你覺得不平凡,你拿到手裡摸一摸,會覺得有一種特別的質地;它那一片片的花瓣,那麼紅、那麼鮮豔但是百合花不是這樣,它的質地並不好,它的紋路也不好,它是平凡的,它是低微的。

 

 我是沙崙的野水仙,我也是谷中的百合花。沙崙是平原,平原在屬靈上是順境;山谷在屬靈上則是逆境。一個跟隨主的人,有的時候是走平原的,有時候是經過山谷的。一個跟隨主的人有時候會覺得:「主啊,謝謝你,你這樣的祝福我!」他有的時候也會說:「主啊,你為什麼要這樣苦待我?為何帶我經過這麼艱難的處境?」順境是平原,逆境是山谷。當順境來的時候,我是水仙花,我向著主是甜的(沙崙平原),我能吸收主的汁漿(長在水泉之旁),我還能保護我自己(球莖有毒);當逆境來的時候,我又是非常的低微。聖經的描述真是奇妙,當逆境來的時候,處境越艱難,別人越逼迫你、越叫你覺得活不下去時,你就顯得越低微,你是谷中的百合花。

 

有的時候,逆境來了,我們就想奮發圖強,但基督徒只有完全的順服。我是谷中的百合花,這一切的逆境來了的時候,處境越發艱難的時候,我越是低微。道路越辛苦,我越低微。但是我知道主看顧我(太六28),我知道主帶領我,我知道主供應我,我也知道是主叫我存活下去的。我是谷中的百合花!

 

───摘自生命信息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