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此名何等芬芳

 

 

  耶穌此名何等芬芳,在蒙恩人耳中!撫他憂悶,醫他悲傷,並且驅他驚恐。

 

  此名醫治憂傷的靈,平定起伏心情;是飢餓者的生命餅,疲倦者的安寧。

 

  我要建造容身之處,此名乃是根基;乃是天上豐富之庫,包藏無量福氣。

 

  耶穌救主,罪人朋友,先知、祭司、君王;道路、真理、生命、元首,按納我的歌唱。

 

  何等軟弱,我的努力,最熱思想冷淡;將來親眼見你自己,方照本分頌讚。

 

  一息尚存,在你來前,我願仍傳你愛;我靠你名,只一瞬間,死亡能力失敗。

 

 

詩歌介紹

 

本詩 (《聖徒詩歌》第161首) 的作者是是約翰牛頓(John Newton)。他一生中有許多的歲月都是在放蕩和罪惡的齒縫中度過的。但當神的愛子作他寶貴救主之後,耶穌這名安撫了他的驚魂,成為他永遠稱道的題目。

 

牛頓在一七二五年生於英國倫敦,其父常年在外,從事航海事業,教養的責任全落於他敬虔愛主的慈母身上,她常帶著小牛頓屈膝在神面前禱告奉獻,並教他讀聖經,牢記以撒華滋(Isaac Watts)的詩歌。在牛頓一生中,留給他不可磨滅的印象就是幼時跟著母親的這段快樂日子。

 

但不幸,在他七歲那年,母親竟因操勞成疾,病逝離開了他。這事對一個僅讀二年書的小孩而言,真是一個太大的打擊,也因此使他步入歧途,十歲起便跟隨父親在海上,在異鄉過了二十多年亡命徒似的冒險生涯。

 

他少年時就學著水手們的放浪形骸,酗酒賭博,罪惡的鎖練使他難以擔當,常在午夜夢迴,憶及兒時母親的慈容及教導,倍感扎心,但亦無法自拔,仍舊沉溺罪惡之中。肉體與精神的痛苦曾使他企圖逃亡,欲換得剝衣的鞭韃。當他十七歲時在非洲開始賂賣黑奴的勾當,以後鬧出事來,自己反淪為奴隸之僕,遭到各種苦待、折磨,在暗無天日的悲慘生活中煎熬了數年,直至他父親探知其下落,送錢把他贖回才得解脫。

 

當他坐船返鄉途中,一日忽遇暴風,眼見小船就要傾覆,但主就在這時答應了他幼時母親將他奉獻給主的禱告。雖然暴風猛烈的吹襲著,卻吹熱了他冰冷的心,那激浪的搖憾,卻搖醒了他死沉的靈。他想到自己過去的犯罪作惡,而神的愛子,竟然為他流血受死;想到他多年為人之僕隸,而耶穌本有神的形像,竟然他取了奴僕形狀因此,他大聲的呼求禱告,悔改認罪,接受耶穌作他的救主。從那日起,他認識了這寶貴的名--耶穌,將他從罪惡裡拯救出來。日後,他見證這就是他重生的日子。

 

耶穌,這名甜美、芬芳,安慰他痛苦心情,這名遠勝奇珍,時刻滿足他心。他能見證自從他遇到這寶貴之名後,所有事物全都變色,日光之下再沒有甚麼東西,能與救主相爭,來分他心,主厲害的吸引他,他也快跑地跟隨主。三十九歲時,就將自己完全奉獻,事奉主一直忠心到死。

 

在他去世前數年,記憶力幾乎完全失去,但他說:「雖然我的記憶力衰退,但有兩件是不能忘記:第一,我是大罪人;第二,耶穌乃是大救主。」八十歲時,目力大減,講道時不能看清講稿上的字,所以必須有一位弟兄在他身後幫助他。有一個主日講的時候,牛頓說了兩遍:「耶穌基督是寶貴的。」站在他背後的人說:「你已經說了兩次了,講下面的吧!」牛頓立刻回答說:「我雖然已經說了兩次,我還要再說!」接著就高聲喊:「耶穌基督是寶貴的!」一八六七年十二月,這位耶穌基督的僕人被主接去,年八十二歲。

 

這首詩是他為一個禱告聚會寫的,寫出他對於這個寶貝之名的認識和稱頌,我們唱此這時,體會得出牛頓弟兄的一切已經消逝溶化在這個名裡,也不禁同聲讚美:「榮哉樂哉耶穌我主,永是我的榮耀,榮耀之名乃是耶穌,我要永遠稱道。」摘自──詩歌簡介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