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欣賞





































































































耶穌竟然愛我

 

 

一  我真歡樂,因為天上父神,在祂話中明說祂愛世人;

聖經所載奇妙之事甚多,其最甜者,就是耶穌愛我。

(副)我真歡樂,因耶穌愛我!耶穌愛我,耶穌愛我;

我真歡樂,因耶穌愛我!耶穌竟然愛我!

 

二  我雖忘祂,一直流蕩遠離,祂仍愛我,無論流蕩何地;

祂來尋我,直到將我尋著,並且帶回,因為耶穌愛我。

 

三  耶穌愛我,我也要愛耶穌;愛叫祂來將我靈魂救贖,

愛叫祂去受死擔我罪過;因此我就確信耶穌愛我。

 

四  這愛奇妙,雖然我不會說,我卻知道,並且滿有把握!

在我靈中聖靈打上印戳,不斷向我印証耶穌愛我。

 

五  因有此証,我靈充滿安息;因有主話,我心不再懷疑;

撒但驚慌,離我遠遠逃躲,當我告訴牠說,耶穌愛我。

 

六  等進榮耀親眼看見我王,若有詩歌是我口舌愛唱,

那就必是我所永要唱說:何等奇妙之事,耶穌愛我!

 

詩人介紹

  

這首詩歌(《聖徒詩歌》172首) 的作者是布立思(Philip Blissr,1838-1876)。 立思於一八三八年七月九日生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克里菲德郡的山林地區,家境貧寒,幼時曾用蘆葦作成粗糙的笛子,吹出悅耳的音樂來;布立思的父母不僅熱心愛主,並且都熱愛音樂,在他們家處處都可接觸到音樂,每一天,他們全家都要聚在一起,用音樂和歌唱來讚美敬拜神,這是布立思後來一生獻身於音樂事奉的原因和力量,他自己最早期對主的認識和屬靈根基的栽培,也都是在這充滿音樂的環境下建立的。  

布立思童年的時光大多在農莊度過,他從小就那樣的喜愛音樂,父母也不斷的鼓勵,當他十歲時就長得和成人一樣高大,有一天他經過一個地方,聽見一陣前所未聞的優美琴聲,他的心被吸引,就靜悄悄地走進一間敞著房門的屋子,默默倚在門柱旁聆聽,當這位少婦停止彈奏時,他即走向前去懇求她多彈幾曲,那少婦大喫一驚,恐懼的注視著他,然後喊著說:「赤腳大仙,滾你的!」他倉皇離開,但是他的心一直被那美妙的琴聲所吸引。  

十二歲那年,布立思找著機會向人承認他是基督徒,並且受浸歸在主的名下;十七歲那年他到賓州東特洛伊 (East Troy) 學校讀書,因他思想反應敏捷,加上努力學習,隔年就取得教師資格,而得以在哈思維爾教書,並且得著好環境可以開始正式學音樂,很幸運的是,主給他安排了有名的音樂家湯那 (J. G. Towner) 來指導他,以致一年後,他就可以在柏萊布利 (B. Bradbury) 所主持的音樂會上參加演出。以後一直到一八六三年,布立思除一面參加音樂會演出外,一面在師範學院深造,所有老師都欣賞他的天賦和樂理造詣;二十五歲時,他試作了一曲,寄給當時著名的音樂家路特博士 (Root) 請他指正,附言他的作品如蒙採用,請贈一橫笛為酬,因他無力購買,路特賞識他的天份,就寄給他一支美麗的橫笛以示鼓勵,並聘他作自己的代表,到芝加哥各處去開音樂會並召開會議。  

在路特和凱第的指導下工作四年,布立思經常在美國西北部開音樂會和音樂研討會;他自己常常作曲,不久,主也呼召他在詩歌和音樂上來服事祂,他所寫的詩歌,每一首都非常優美而且充滿了能力;在一八六九年夏天,布立思遇見了慕迪,他們一見如故,恩賜互惜,慕迪格外鼓勵他以詩歌服事主,從此布立思就開始在教會詩班中服事了;後來他和韋曼 (C. M. Wayman) 一同作詩並唱詩,經常參加慕迪的事奉工作;三年後,布立思和惠特少校一起同工,專唱福音詩歌來傳福音,那時他寫的詩歌也成為傳福音有力的工具,他的詩歌和獨唱都很容易摸著人的心,使人深受感動,他的名聲很快就傳到芝加哥每一角落,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一個有能力的福音使者;慕迪看見主那樣使用布立思,就分別寫信給他並惠特少校,勸勉兩人放棄一切事務,專心在福音詩歌同心的事奉主,他們兩人也試著開了兩次音樂福音聚會,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的好,自此他們人到各城去開福音聚會,唱詩,傳揚福音,到處都能看他們佳美的腳蹤,兩年之內,他們二人總共開了二十五場的奮興佈道會,慕迪甚至有一週之內安排布立思到十一個聚會去服事。  

布立思身壯英俊、歌喉洪亮、音域廣闊、表情深刻、吐字清晰,所唱的歌很能摸著人深處的感覺;他也寫了五十八首詩歌,有許多成了不朽的曲子,到今天還廣被教會唱頌;他寫的詩歌多數在聽道,與人交談聽見真實故事或遊覽古蹟時,靈感觸發而寫,他善用詞藻,詩歌中沒有空洞的句子,也沒有笨拙的韻律與勉強的韻腳,都是洋溢活潑有力。值得要提的是,布立思的詩歌服事之所以感人,最主要的因素是他極美的屬靈生命,他和主耶穌一直有密切的交通,且被聖靈充滿並有極深的屬靈經歷,宣信博士 (A. B. Simpson) 曾請他到聖路易市來服事,只此一次就提醒了宣信詩歌服事的重要,並且激發宣信追求屬靈的能力和更深的生命,最後被聖靈充滿而改變了他一生的事奉,凡此例子在許多人身上都發生過,皆因聽了他的獻唱而被帶來面對主,一生有了極大的轉變。  

在布立思所寫的詩歌中,最有名的有「哈利路亞!何等救主!」、「哈利路亞!祂已復活」、「無論甚麼人都可來」、「幾乎要聽勸」、「你的光當照在人前」、「主,使我更愛你」、「多又多」等,這些都是聖徒們所愛詠唱的;另外他不但為自己的詩歌譜曲,也為別人的作品譜曲,而且都是非常成功的曲子,因他會進入那些詩歌的感覺中,因此這些曲子配上歌詞唱起來就像是天上配成雙似的,其中最有名的有:「為你我捨命」、「哦,我魂,可無恐!」、「我用眼睛引導你」、「前途如何我不知」。  

一八七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發生了震驚的事情,那天布立思帶著妻子從賓州羅馬城自己父母的家搭火車要到芝加哥參加年底的慕迪佈道大會,火車卻在俄亥俄州撞到橋樑,從六十呎高的橋上墜落下去,整列火車在烈火中燃燒,當時布立思已幸運逃出來,本可免於一死,但他卻回去搶救他的妻子,結果死在妻子的身邊;車禍發生後,惠特少校和幾位朋友到現場搜查,除了遺體之外,只找到一個皮夾,其他再也認不出他的遺物,這個皮夾安然無恙,被送到芝加哥的同工那裡,散基打開皮夾之後,發現裡面還有一份布立思才修繕完成的詩稿,就是布銳德
(Brainard) 所寫的「前途如何我不知」 (聖徒詩歌 443 首 ) 。
 

在這事發生之前,布立思心中好像早有預感,他一生中最後一次在芝加哥主持的聚會中對會眾說:「我不知會不會再有機會在這裡對你們唱詩,因此我要把握這一個機會,用我所有的力量,把這首詩獻給你們,我要讓這首詩歌從我生命的最深處唱出來」。這是他一生中所唱最後一首詩歌,歌名叫:「我不知何時主來接我去」!  

布立思只活到 38 歲,但他的一生就像一顆夏夜的流星,在空中一閃而過,雖短促,卻有強烈的光芒,在人的記憶中留下灼熱明亮的印象。

一八七○年六月,布立思夫婦於芝加哥惠特少校的家中作客,一天早晨布立思夫人楊露茜姊妹下樓喫早餐,一進餐廳便說:「昨夜布立思得一詩歌,我想將永垂不朽,並將廣為流傳;我整個早晨在對自己唱,無法將她忘記」。她隨即把「耶穌竟然愛我」唱給大家聽;布立思作此詩是因有感於基督徒的平安和安慰不是建立在他愛基督,乃建立在基督愛他的基礎上,他的心充滿著基督的愛,就會產生愛,並且獻上自己為燔祭;惠特少校聽了非常讚賞,認為:「時間將會告訴我們,神會使用這小小的詩歌到甚麼程度,來引導恐懼戰競的罪人仰望耶穌」

這首詩歌曾在許多佈道大會中被用來拯救靈魂,更是許多失敗軟弱聖徒的幫助,他們藉這簡單的詩歌來仰望主的恩惠,很快就被主的愛所充滿;這首詩歌也是千千萬萬美國孩子在主日學或媽媽膝下開始學唱的一首詩,她被收納在每一本兒童聖詩集裡,全世界每一位信主的兒童幾乎就會唱她。

 

摘自──詩歌和她的故事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