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信主耶穌的經過

張郁風

摘自作者所著《耶穌是神的儿子嗎?》一書。作者所著的另外兩本書分別是《圣經是神所默示的嗎?》、《到底有沒有神?》。

一、反對宗教

  我十九歲以前是在北京市立中學讀書,那時對于任何宗教都是一竅不通。雖然這樣幼稚,我卻斷定一切宗教都是荒唐的空談,都是虛造、神話,不過用來欺騙低級愚笨的人,以補救法律的不足而已;自信象我這樣一個知識分子,怎么可能被它愚弄上它的當呢?不知不覺產生了一种敵視宗教的心理。

二、反對圣經

  同室有一位信耶穌的同學,他有一本皮面金邊圣經,四年的時間,我卻從來沒有翻讀過一次。我和他本人雖然非常友好,可是對他所信的耶穌,好象水火不能相容,每次提到耶穌兩個字,總是冷譏熱誚,強橫地加以毀謗。時常在他跪下禱告的時候,站在他的面前,享受他的敬拜;時常學他低聲的禱告,以這個作為笑談。一天他在天主教中受到神甫一點刺激,我便借机攻擊他的信仰,甚至激動了他,竟將自己的圣經撕毀。

  那時如果有人問我,你既然這樣反對耶穌,毀謗圣經,那么一定對于圣經很有研究,很有認識,想必對于圣經一定讀過好多遍了!請問圣經分几卷呢?啟示錄在頭一卷呢?還是創世記在頭一卷呢?如果真有人這樣問我,我必定一句話也講不出,不知道怎樣應對。說起來也真是可笑,別的書籍總得自己讀過一遍兩遍才敢說好說坏;但是對于圣經,我們卻總是盲目批評。回頭一想,真是愚頑到了極點,罪該万死。

三、迷信科學

  中學畢業后,志向很大,相信只有科學才能夠解決一切問題,認為在國內大學讀書是白白浪費光陰,畢業之后,不過當一個小科員而已;如果到外國,同樣讀几年書,回國之后,就可以當大學講師、教授。這樣一算,不如直接到外國,從大學一年讀起,比較而言,更加簡便徹底。至終得到父母同意,渡海到德國學習化學。那時靠著自己聰明,加上少年苦干的精神,每天中午就在化驗室中,一面吃著面包,一面做著實驗,每天要比外國學生多做三小時的實驗,晚上再請助教加工補習,晚上溫課直到深夜,如果睡不著覺,就吃安眠藥片,所以不到四年工夫,已經完成大學課程,即使是科學國家的德國同學也是遠遠落后。因為我做實驗工作迅速准确,教授同學都稱我魔術家。那時我只有一個認定,就是只有科學才能救國,只有科學才能救窮人,只有科學才能叫我自己有出路,只有科學發達到了一個程度,才能明白天地來源和人生的究竟,所以我立定志向,非要得到一個博士學位不可。

  那時我一心迷信科學,從來沒有考慮過有沒有神,有沒有靈魂,死后會遭遇什么問題,更沒有想過科學有沒有缺點。科學能造飛机、汽車、潛水艇,但是它能創造有生命的蚊虫、螞蟻、小蝦嗎?科學能夠改變物質的形態、性質和成分,但是它能改變人的道德品格嗎?科學能造原子武器,毀滅世界,但是它能毀滅人間罪惡、嗜好、凶殺、斗爭嗎?科學能給你物質文明,生活享受,但是它能救你免去永死永刑,叫你靈魂得救嗎?象這一類將來要面臨的事情,我不只一概都不關心,而且深信必然有一天,科學必定能解決一切問題的。

四、炸瞎雙眼

  一九二三年夏季,升到研究院中,做博士論文的研究工作。十二月二十三日那天晚上,正在燈下研究,配合一种新的化學物體。不幸突然爆炸,雙目當場失明,兩眼的粘膜角膜都被氯酸燒毀,變成毛玻璃的形狀,看不見東西。于是立刻被人送到本校醫院,眼科專家都認為沒法醫好。

  我突然受到這個打擊,極端灰心失望,感覺人生虛空,前途沒有一點盼望,想用自殺來了結我的一生。這次遭遇正象一個小孩,吹肥皂泡,越吹越大,正在五光十色,飄揚旋轉,耀人眼目的時候,忽然扑的一下化為烏有;人生幻想中的景象也是這樣。

  我所崇拜的科學,給了我什么呢?代价是雙目失明。科學雖未叫我失明,但是若無科學,我的眼睛決不會有此遭遇。就是那些雙目健全的科學家,他們從科學中又得著了什么呢?無非是苦悶与煩惱。帶進墳墓中的又是什么呢?不過是錯誤与空虛!他們總說科學是天天進步,是日新月异,我則以為是天天改錯,天天修正,你看科學書籍,版版不同,版版需要修正,第二版已證明第一版有錯了。

  公元一八O四年以前,科學家說分子是物質最小單位,此后便是原子才是最小單位呢!一八九八年發現電子之后,方才知道原子的里面,還有各种花樣,好像太陽系一般呢!一九一九年原子分裂證實之后,他們最后知道一切物質乃是能量之結晶,一磅物質可以化為一百一十四億瓦小時之電力(每瓦小時等于一度電力)。三十年前离世之科學家,豈不是持定錯誤之物質不減的定律,進入他的墳墓嗎?隨著達爾文(Darwin)死去的科學家,豈不是仍舊堅信猴子是人類的祖宗么?

五、急難思神

  當我雙目失明,在病床上哀嘆,有名的醫生沒有辦法醫我,金錢失去效力,學位權勢也不能救我的時候,迫使我對人生的意義重新加以考慮,人從哪里來?死了到哪里去?活著到底是為什么?到底有沒有神呢?想到宇宙眾星的運行,日月的轉動,四季寒暑的循環,都有一定的規律,既然有規律,似乎應該有一位大能的主宰定規這個規律、管理這個規律才是。

  想到這里,就在沒有辦法中,跪在床上,試做一個禱告說:宇宙的主宰啊!如果是有你,你必定是無所不能的,你既然造我的眼睛,必定能醫治我的眼睛;造表的人難道不能修表嗎?你如果叫我眼睛好了,便真有你,我就一定信你,也尊敬你。這是我的人生中第一次的禱告。

  從這以后一只眼睛一天比一天轉好,四個禮拜出了醫院,再經過兩次開刀,又用嘴唇里的薄皮補入眼帘,眼皮也能上下活動了。大學眼科醫院院長用我作為示范教材,告訴學生說:這樣不可能好的眼傷,竟然能醫好,是因為用了某种某种方法。他認為這是科學上的一件奇跡。此后我的博士學位,就是用一只眼睛得到的。

六、刻變時翻

  病愈之后,以前的欲望再一次活躍起來,對于神的存在,不只半信半疑,而且不加理會,以為眼睛能好,是因為德國醫學高明,不一定是神听了我的禱告。

  二十五歲得了博士學位回國,一度在北京大學教書。此后十年,官運通達,活在名利場中,嗜好一天比一天增加,更少想到神的存在。

  一九三三年,我的獨生小女儿忽然生病离世,我的人生再次受了嚴重打擊。此后我不去自己省察自己的過錯,反而、怨神不應該這樣待我,認為遭遇這件事似乎證明沒有神的存在。

七、轉信命相

  我想人生一切的遭遇,不過是因為机會和命運的巧合而已,于是就轉信算命,專請一位算命先生來到家中教我排算八字。凡是我所到過的地方,有名的算命先生,相面專家,我都一個一個拜訪請教。不惜高价,批算流年,八字,細算終身大運,把每年記錄累積聚集起來,裝了一個手提箱,我把它看作至寶,時常對照命運實況,拿出來研究。每次逃避警報,必定把它帶到防空洞去。后來我自己也會算命,算得相當准确,有時卻是胡說八道。

八、神醫膿腫

  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剛開始,我率領一批員工和他們的家眷几百個人,從北京搬到四川去辦公。路上經過長沙的時候,腿部突然生了一個外症,有桃子大小,紅腫燒熱,體溫經常三十八度。住院兩周,總不見好,醫生檢查,說已化膿,需要開刀。我因為怕痛,再次想起神來,決定偷出醫院,找神弄個明白。于是溜出醫院大門,坐上人力車,就叫車夫拉我到禮拜堂去。他問我拉到哪一個禮拜堂呢?我說隨你拉吧!到了一個大禮拜堂,里面沒有一個人,空气安靜肅穆,立時使我生出敬畏的心,于是脫帽站立,心里暗暗說:神啊!我對你的存在始終怀疑,請你不要見怪,你再准我禱告一次,你如果叫我外症不開刀就好了,那便證明我的眼睛也是你醫好的,我一定受洗入教。可惜那個時候,沒有人領我認罪,接受耶穌作我的救主;雖然這樣,神還是听了我的禱告。回到醫院之后,醫生改用電療方法,外症膿?一夜消去一半,再過兩天完全好了,體溫也降到正常。照理我不應該再有疑惑了,可是敗坏的我,又以為病能夠好是因為改用電療的緣故,和神沒有關系;其實短波電療是不能消除膿?炎症的啊!

九、長期管教

  第二年冬季外症复發,又患惡性瘧疾,更加上高度神經衰弱。每次發作的時候,頭腦完全空白,心跳一百三、四十次,呼吸急迫,气悶窒息,生不如死。怕樓塌不敢住在樓上,怕失眠,怕事煩,怕發病,越怕越發。住在醫院一個多月,外症總不收口,神經衰弱一天發作几次。屢次禱告,一點沒有功效。感謝父神,他早已知道我的性格是刻變時翻的,是頑梗不化的,是忘恩負義的,他使這病延長兩年的時間,迫使我尋求真神。

十、追求真理

  當我住院的時候,有一位沒有信主的同事勸我讀讀圣經解除苦悶;我便買了一本新舊約圣經。可是不讀反好,越讀卻越胡涂了,越讀問題越多。圣經是神啟示的嗎?為什么這樣不通呢?人怎么能是泥土造成的呢?五經是摩西憑空假造出來的吧?雅各詭詐,以掃忠厚,神為什么喜歡雅各,厭惡以掃呢?耶穌死了怎么能复活呢?耶穌在二千年前所流的血,怎么能洗我現在的罪過呢?恐怕圣經是假造的吧?為什么中外每個世代的學者,甚至連大科學家也信耶穌呢?也許另有高明的見解,是我不能明白的吧?于是邀請一位傳道先生每天來家請教各項難題,希望讓我理解領會。我問題多得象發射机關槍一樣,問得傳道先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面紅耳赤,辯論得露出青筋,言語急躁。我是存心請解疑問,他卻怀疑我是故意辯難,不到四天,他便謝絕不來了。以后我便隨身帶著紙條,上面寫了三、四十個問題,見了傳道先生就問,這樣有三年的時間,圣經上面也划了許多問號,打了許多叉子杠子。

十一、找到正路

  多方面的追求既然不能解決,如果要我盲目跟從實在又是難以做到。一九四?年,鄰居蔡老太太家中,有一次家庭傳福音,約我去听。所講的道和平常所听到的不同,我以后便到基督徒聚會處听道。听了几次福音,很感興趣,一部分的問題也就得了解答。但是他們所講所傳都是以圣經為憑据,而我卻根本怀疑圣經。說什么耶穌寶血贖罪啊!一信便得永生啊!說得雖好,如果圣經是假的,那么他們所傳,我們所信,豈不都是盲從落空嗎?圣經是真的嗎?它的來源怎樣?這些問題都是我心迫切所要知道的!當我正在疑難之間,借到《古事今談》一本小冊子,內容專門證明圣經是神所默示的,是用辯論的體裁寫的,一問一答,寫得非常仔細和合理。蒙神借這本小書開了我的心眼,使我不單确實相信圣經是神所默示的,而且更能堅信有神,也能相信圣經所記的耶穌是真确可靠的事實。其中几點最能叫我相信的:

  一圣經是由四十几個作者經過一千六百多年方才寫成,作者雖然地位不同,生活和學問不同,出生地點、見解、習慣一概不同,卻能沒有矛盾地合寫成一本書,能叫人相信而且得到幸福,如果不是真的象圣經所自稱的那樣:圣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是人被圣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就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作解釋。

  二這本圣經中記載了許多預言,大膽說明將來必成的事,說到將來民族必有的遭遇,古城將來的變遷和壽命,說到救主怎樣降生,怎樣受死和他怎樣生活工作,對照地理歷史的事實,每一件都是沒有差錯地應驗的。

  三圣經所預告科學上的事實,和現代科學所發現的事實完全符合。圣經預言地球是圓的,而且懸在空中,并且說出它是不住地轉動,象印刷的滾子一樣。

  四圣經更借一個活的猶太民族的遭遇,見證它的真确性。圣經說明猶太民族將要亡國,卻又獨居不和別國同化,歷代歷史的事實果然是這樣。圣經說猶太民族要在万國中被人拋來拋去,成為凌辱、譏笑、咒詛,而歷代的記事又是多么實在地印證了這一點。圣經說猶太還要复國,后來果然就在一九五?年成立了以色列國。(務請參看《圣經是神默示的嗎》一書,那里寫了十一點,證明圣經是神默示的。)

十二、企圖賴罪

  當我想到圣經如果确實是真的,那么天堂地獄一定是真有的了。那時我心中便覺得有點害怕,詳細查考,圣經明說地獄是有的,痛苦,是永永遠遠的,火是不滅的,虫又是不死的,我便更覺得害怕。但我一想,我雖然有罪,可是不能要我負責,我的犯罪是因為一出母腹就有罪性,這是天然就這樣的,我既然照著我的本性行事,怎么神又能刑罰我呢?我不但不該受罰,并且還應該得獎才對;神如果判我應該下地獄,我必定要和他辯論一番。于是准備把這個問題提出請求解答。

  某次交通聚會,我便先發一個問題說:假如有個木匠造了一把椅子,有人過來往上一坐,椅子立刻裂成數塊,請問怪椅子不好呢,或怪坐的人不好呢,還是怪木匠工作不好呢?我問這事的目的,為要把我犯罪的毛病賴在神的身上,怪神造我造得不好,所以我會犯罪;如果他把我造成一個不能犯罪的好人,我自然不犯罪了。爭論許久不能答复。

  一位弟兄有些不大耐煩了,立刻起來讀羅馬書九章二十一節:窯匠難道沒有權柄,從一團泥里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嗎?那時我便很不滿意地回答說:神既造我為卑賤的器皿,當然我是污穢的,這是神定規這樣的;他既然定規要我這樣,為什么又來嫌我這樣污穢,丟棄我刑罰我叫我下地獄呢?他造我卻沒有把我造好,為什么又罰我的不好,到底這事該由誰來負責任呢?

  他們講不出話和我應對。后來我才知道神所創造的人類始祖本是良善沒有罪的,但是因為始祖受引誘不听神的命令,吃了禁果,人類從此墮落,才有罪性。但神知道我們落在罪中,非常可怜,神就為了我們的罪過,預備了救法,就是賜下他的獨生子耶穌,替我們死在十字架上,擔當了我們的罪。耶穌受死流血,還清了我們的罪債;只要我們肯接受他的替死救法,就可得赦免;相信他從死里复活,就可以稱義得永生。因為我們接受他的生命,所以經上記著說: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必被定罪。神是只定有罪而不信的人為罪。不錯,你是在你母親怀胎的時候就有了罪,但神只要你一信耶穌,罪過就可得到赦免,不必你去行善,將功贖罪,所以神是公義的神!

  神又不能造你成為一個不能犯罪的人,如果這樣,那么人是一部死的机器,沒有自由意志了。請問你要不要一個死的,不能犯罪的机器儿子?你既然不要,那么神也不要你這個机器儿子;所以神造人的時候,必須造成一個能犯罪,也可以不犯罪,而有自由意志的人。

十三、蒙恩得救

  那晚的辯論一點沒有結果就散了。散會之后,有一位比較老練的弟兄約我第二天再去談一次,那天就是一九四一年正月二十四日,就是我蒙恩得救的那一天了。談話開始時,他先禱告,屋里空气立刻變得嚴肅;他又把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讀了一遍,向我解釋明白主耶穌怎樣替死贖罪的道理。正講到流血救人的時候,我便覺得身上所有的罪惡都歸到耶穌身上,這罪再隨主的寶血流出去了,好象罪的重擔,從我身上一齊脫落,從頭頂到腳跟忽然覺得輕松起來。他即刻問我:你是否相信這個事實呢?我既然已經承認圣經是神的話,所以一點沒有疑問地字字相信,句句點頭。他便叫我一同跪下禱告,認罪求主赦免。我的禱告完全出于真心誠實,心里被主的恩典感動而流眼淚。

  起來之后,再讀約翰福音五章二十四節: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那听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他再問我:你已經出死入生了嗎我說:神是這樣說的!他再問我:神說你得救了,出死入生了,你說得救了沒有?經他三問兩問,我心靈的眼睛被神開啟,知道自己已有永生,不至滅亡,是已經出死入生了。于是內心充滿喜樂,再次跪下謝恩。

  事后急忙回家,告訴妻子我已得救了。我自從蒙恩之后,直到現在已經有十四年以上的時間了,對于自己的得救堅定相信,一點也不怀疑,因為圣經上說一信就得救,不憑自己感覺,只憑神說的話。以后一直過著以前所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平安喜樂的生活,一切嗜好自動脫落,實在嘗到真實人生的意味。感謝主恩不盡!

  不到兩個月,妻子也得救了,因為她知道我必定會上天堂,她很怕自己會落在地獄里,那怎么得了?不只受苦要到永遠,更怕不能和我同在一個地方,永遠分离。于是迫切禱告,認罪悔改,接受耶穌作她個人的救主。當場看見异象,有一個很大的字顯在她的心中,內心感到非常喜樂,她也得救了。

  如果各位對于神之存在,還是不能确信,請你誠心誠意的做個禱告說:神啊!我對于你的存在,總是不能相信。如果有你,求你給我啟示,叫我能夠信得來!態度誠懇,神必听你禱告。如果你愿意接受主耶穌做你救主,請你禱告說:主耶穌啊!求你可怜我這個罪人,求你用你的寶血洗淨我一切的罪!你便可以蒙恩得救!

  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太1125)神喜歡人用赤子之心來親近他,但是人偏愛用复雜的頭腦來尋求神,他們忘了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雖然因著神偉大的愛,他們還能蒙恩得救,可是日子究竟是拖長了,虧也是多吃了。所以筆者切望能謙卑承認人的智慧的有限,用單純的信心來接受神的無限智慧,就是基督耶穌釘十字架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