藐視基督福音的女校監變為傳道人

見證人:李淵如

宁信算命   不信有神   知識增加   道德破產

自己糊涂   笑人迷信   恨惡教會   去學英文

江山景色   顯示有神   既信主且    作傳道人

迷信算命 不知有神

我在儿童時期,雖不曉得天地之間到底有沒有神,卻是習慣了一种祭如在,祭神如神在的態度。我因算命瞎子信口說到我的將來命運,我就不免自負,想要作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但我每次看見有人死了,或者听見哭死人的聲音,卻又不免想到人生如此終局,即使負有盛名,又有什么意思!

知識增加 更不信神

當我考入武昌女師之初,雖然不知到底有沒有神,但我總有一些畏罪敬神的觀念。總有一點怕神的心,如果暗中犯了罪,有神在暗中鑒察實在不好。等到學年稍深,知識較多,我就放任起來。因為我想:人力總可胜天。物質文明在在都恃人類研究,才有進步。哪有造物主宰呢?耶、佛、回三教,名雖不同,其旨則一,無非為著挽救世道人心。一切宗教的設立,必是一二懮國之士,借口神道使人有所畏懼,不敢犯罪作惡,范圍人心而已。哪有什么天堂地獄。我的言行究竟如何,冥冥之中有誰管我,這樣一想,我就成了一個心里沒有神,眼中不怕神的人了。

學校畢業 道德破產

我就在校的品行來說,從未被記過;就人事的律法來說,我也沒有被定過罪;就我在家處事為人來說,我是特別蒙愛的人。但是,我有隱惡別人不知道,自己知道,我有罪行親友不知道,自己知道。不過在我不知有沒有神的時候,我是擔心地犯罪;當我定規沒有神之后,我就放心大膽地犯罪了!哪里是個好人,更何況論到師資的預備呢?在校成績雖好,只是墳墓前的花草,一种死人的榮耀。學校僥幸畢了業,道德卻已破產!寫到這里,我真不能不追悼當年矣!

不信有神 卻又怨恨

正在畢業考試的時期,我的母親去世,我就進入愁慘悲痛的境地了!雖不承認有神,卻是不時地怨天。清貧如我的家庭,本來沒什么享受;但我私心自慰母親愛我,我愛母親;母親望我成器,我望我能事母。一旦母女隔絕,我就不知人間還有什么比這更悲慘的事了!我恨生不逢辰,我問天何苦我?遭遇既然如此,我消極了,消極到極點了。我到保定服務,与我表姨同事。她甚怜愛我,但不能減少我的懮悶。談到傷心時,恨不得放聲一哭。學得飲酒听戲,也不過是強為歡笑而已。這個時候不管有神沒有神,犯罪也無樂趣。

自己糊涂 笑人迷信

后來到了天津親戚所辦的學校里教課。課后,有時在書堆里生活,有時在娛樂中生活。總是不能有真的快樂。表舅是個信徒,學粹品端,是我所敬佩的。一天見我郁郁寡歡,就勸我說:基督教是樂觀主義,信的人精神愉快,且有永生福气。我不敢面駁其非,心里笑他這樣一個聰明人,竟也這樣迷信。他說不必挂慮,只要凡事禱告,必得神的祝福。我便好笑地說,若是考試時候,不必預備功課,只禱告神,神還叫你考第一,這樣你的神才算靈呢!他回答說:人有人的本分當盡,神并不祝福懶惰的人。他又講到主耶穌還要再來的事。我真以為太离奇了!耶穌不過是一千年前的古人,怎么會再來呢?神話!神話!事后有時又想,舅父不是一個愛說虛誕無稽的話的人,難到真有這些事嗎?但是又一轉念,讓它去罷,想它作什么。

恨教會卻去學英文

我到一個西國女教士處去學英文,有人問我要不要查經?我就漫然回答說,我是為學英文來的,不要查什么經。有人勸我到女青年會听道,我想道德在乎自修,到那里听什么道。我厭惡教會一派的女教員。她們的裝飾態度,都使我生不快之感,不愿与之來往,也不听她們的宣傳。

雖受感動卻又拒絕

一天,几個表舅表姨在一起談話。一個說耶穌基督有約束人心的能力,什么時候我不能自治了,也許信祂。另一個說基督徒聚會吃主的晚餐時,犯了罪的人不敢領。又一個說,基督徒有善有不善。但我則說,我欲君子斯君子矣,我欲仁斯仁至矣,何必甘心為宗教的奴隸,受宗教的約束呢?擇其善者而從之,何必信祂呢?口里雖然那樣說,心里卻又這樣想:為什么犯了罪的人,不敢吃主的晚餐呢?難道里面真有什么作用嗎?若是我在那里,我有沒有膽量去吃呢?要去試一試,卻又有點怕,如果主的晚餐真有什么,像我這樣一個人,也許一吃就要出事情。這個證明我的良心告訴我是一個有罪的人。我又暗暗打定主意,即使基督徒的神是真的,我也是不信的好。我想我不信祂神,就管不到我了。這次談話之后,我的里面不免有些動了。最后仍舊說,讓祂去罷,管祂作什么。

譏笑圣經 藐視福音

某暑假期內,碰見一本圣經,揭開一看就是創世記,看了沒有几章就說,這真是怪誕不經之談,就不再往下看了。一九一八年我在南京女師當校監,新年布道時,一位信主的音樂教員一再請我去赴顏料坊福音堂的新年布道大會。她懇切的請,我詭詐的辭,我胜了她,不曾去過一次。同事猜我要信,我就極力否認,用句成語對她們說:謂余不信,請觀來日。

江岸景色顯示有神

就在那年三月底,南京發生鼠疫,時局也不大好,校中暫時停課,我与同事護送學生歸里,乘民船到鎮江,坐在船頭,觀看兩岸景色,有無神的理由不覺往來我心。汪汪江流何人開辟?重重山岭,何人堆砌?自然界的形形色色,又是何人點綴?我這個人生死存亡,何人管理?宇宙之間許多不可思議的事,許多超乎人力所能成就的事,若沒有神,如何解答?必定有一位超乎人類以上的主宰。這位主宰必定大有智慧大有權能,這位主宰,我就假定稱之謂神。我就不期然而然的問一個學生說,你信不信有一位神呢?哦!這一次真是神借著万物向我啟示,叫我不能不承認有神。正如圣經羅馬書一章十九至二十節說: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里;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難道圣經也講道德

從鎮江又到上海,一位同事鄭女士翻開她的圣經,我便順眼一看,就看到羅馬書二章二十八至二十九節:因為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里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贊,不是從人來的,是從神來的。這一段話,有的不懂,但是外面,里面,真,靈,心里,儀文,這些字眼很合我心。原來基督教的圣經也分別真假,也講道德,也注重實際。可見基督教不是沒有理由的。鄭女士又讀羅馬書三章二十節給我听,就是:難道神只作猶太人的神么?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么?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我自道:神難道也是作我的神么?我以為就是有神的話,我不信祂,祂就管不著我。但這里說,祂也作外邦人的神。如果祂作我的神,我倒不能不注意一下。我所假定有的那位主宰,也許就是這位神吧?我要考察這個了,對鄭女士說,以后你每天讀經,請你許我同讀。

想用頭腦了解圣經

四月初,我要回南京,就向鄭女士說,我盼望得著一本圣經,不過最好是文理的。因我以為圣經雖有理,只是文字不免淺陋,不能使我滿意。啊!實在我哪里是個通達人。后來鄭女士果然送我文理、官話圣經各一冊,又借我《師生辯道論》一本,我讀了《師生辯道論》的序以后,頗表同情,就更有求道的心了。文理圣經固然是有了,但是讀又讀不懂。因為我讀圣經,像看歷史地理一樣,以為從頭一頁讀到末一頁,就可了然于心,哪知竟大不然。因此就覺有點乏味。

勉強跪下一同禱告

四月底,鄭女士邀我到一位美國教士李女士家中午膳,力辭不獲,到底去了。真是叫我又擔心,又怕羞。因為同餐的人中,有兩個是我學生。我想不好了,今天被她們看見了,以后在管理上恐怕有點為難。飯后,只有李女士与我同在談話,勸我信主,我說我不懂。她請我一同跪下禱告,我只好勉強跪下。禱告完了,剛剛起來,那些人又來了,我真面紅耳赤,好像這樣跪下是件可羞的事。但是已經跪過了。真的,一個沒有得救的人,是不容易向神屈膝的。她們特別為我唱詩:我今為你禱告,我今為你禱告,情愿我的耶穌,也作你救主!那時我想:信不信是我個人的事,她們何必這樣懇切?哦!到了后來,我盼望罪人得救的時候,我才了解她們當日熱切的心情!作別之時,李女士勉勵我說,回校之后,細讀腓立比書。我就照她的話去讀。

有不懂卻沒有不信

每天必讀几節圣經,只是讀完之后,不敢把它放在桌上,怕被人看見。讀的時候,有時這樣想:如果這些話是真的,我就應該信;如果信了,實際卻沒有這回事,豈不枉然。每次要相信時,就有一個聲音說,這是真的嗎?一天讀到馬太十四章耶穌履海的一段故事,使我惊得几乎出汗。因為耶穌對彼得說,你這小信的人,為什么疑惑呢?好像這話正是對我說的。我想:我如果疑惑,如何能達彼岸呢?我就跪下說,若是真有神,若是這本圣經是真的,就求你使我能信這本圣經。真的,一起來,我就能信了。從那天到今天。我對圣經有不懂的,卻沒有不信的。

禱告唱詩 清楚得救

我要學禱告了,卻不知怎樣禱告法?得了一本《禱告之要》,里面題一段圣經,講一點禱告的道理,我得了些幫助,知道禱告時,可以把心中的話向神說出。每次禱告總是把門窗關好,怕人知道笑我。我要學唱詩,誰教我呢?暗暗請那次与我同餐的學生,抄了一首詩,又抄一個簡譜。何等希奇,就是當我唱第一節時,我便定意相信耶穌是我救主了。今天還記得那天的光景,好像唱前有一日,我意立定,信靠耶穌,救我靈魂。這一句時,我的手是握著的,態度是激昂的,心是很堅定的說,我今天立定了主意,信靠耶穌,救我靈魂!唱到副歌的耶穌洗淨我全罪孽這一句話,我真快樂,好像神對我說,耶穌已經洗淨我的全部罪孽了。我不怕神了,因為我想從此可以同神親近了。好像神在那一岸,我在這一邊,中間是一條河;主耶穌好比橋梁,好比渡船,我借著祂才可以到神那里。今天我接受了主耶穌,我有了到神那里的道路了。

有了永生卻不知道

這事發生的前后,我曾暗暗到過聚會所几次,但是我所听見的,不過是些圣經超人的道德;我所看見的,也不過是些聚會的儀式,沒有听見過福音。我在自己的房間定意相信主耶穌的那一天,我只有一句話,我信耶穌了。什么叫重生,什么叫得新生命,我沒有听見過。信主耶穌的人有永生的這句話是听見的,不過以為有永生就是說信的人將來上天堂享永生的福气而已。哪里知道這個永生,就是在信主的時候,所得的屬靈的生命呢?如果是指將來上天堂享永生的福气的話,圣經怎說信就有永生,而不說將有永生呢?如果沒有像神一樣的永生生命,就將來怎能和永生的神,住在永世里呢?

一切看見神的安排

我是關在房間里信了主耶穌的,我實在是在那一天得救的。這樣得救豈是偶然的呢?不,雖然走了許多迂回路程,還是神的暗中安排!祂使我嘗了人生苦味,不過叫我知道世界不是樂土,不會給人真樂趣。祂借自然界啟示我,叫我不能推諉沒有神。祂借同事引導我,叫我能以讀圣經。祂感動几位姊妹禱告,使我定意接受主耶穌作救主。哦!我得救了,自己沒有可夸的,我不過是一個多得恩免的人!

徹底認罪才有改變

我雖已信主,外面沒有什么大的改變。第一,我不敢叫人知道我信主;第二,沒有徹底認罪悔改,沒有神那樣亮光來定罪罪惡,沒有認識自己而恨惡自己。后來被神再一次的光照,方才覺得我的罪孽高過我頭,如同重擔叫我擔當不起!因我的愚昧,我的傷發臭流膿!那時我也像大衛對神說,我要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惡。那時每次想起虧負人的地方,就去向人一一承認,認了以后方才心安。生活心情才有大的改變。

宁愿辭職卻要認主

我既暗暗信主,就不敢明明的去聚會,心里總覺不安。有一天讀到路加十二章八節主耶穌說:我又告訴你們,凡在人面前認我的,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認他;在人面前不認我的,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不認他。我的心更不安了。我就定意要在人前承認我已信了耶穌。但是承認就得辭職,不辭職就不能承認。為著去留的問題交戰不已。校長待我深厚,月薪又不薄,一旦辭去,何以對校長,何以謀生?几天之內,真是思潮百出,愁緒紛紜。某日早晨,且起且思,尚未离床時,無形無像中,似有聲音說,你肯不肯舍你所有的來跟從我?這樣一再地說,我就大受感動,立即祈禱說,主!我愿跟你,求你收留我!就是這樣,我辭職了。當初我是定規若有人強迫我信主,我就辭職;誰料到了今天,我之辭職是因信了主呢?到底神胜了我,救了我,惟有感謝祂!職是辭了,到哪里去呢?真不知何往!乃去訪問蔡女士,承認我已信主。她講知、行、福三者大意,她勉勵我忠心跟隨耶穌,必須舍已。臨別之時她說一句話很感動我,手扶著犁向后看的,不配進神的國。這几個字深深的激勵了我。

開始正式作基督徒

一九一八年十二月,有人給我一本真道問答書,叫我預備考試,考取了才可作基督徒。哪知臨考之時,書里的問句大多答不出來。考我的是美國的郭弟兄,很通融地說,你就說說你是怎樣信的罷。這樣,我倒自由地有得說了。大意是說,主救了我,苟有利于主者,雖摩頂放踵在所不恤。那時還不會說把自己獻給主。這位弟兄就揭開羅馬十二章一節對我說,就是這里所說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的意思。考試的結果說我考上了,那個主日他們就接納我是一個信徒。從那一天,我才公認自己是一個基督徒。十二年來,我曾兩度北去,兩度回我故省。昔日重看的同學同事,死亡者死亡,墮落者墮落,潦倒者潦倒。我則從心里說。若非主救了我,何嘗有异于她們。

走上正路為主傳道

我感謝神,祂不但救了我,并且召我作了傳道人。一九二零年的三月,我就离開明德女校教課的生活,与一位美國教士黎姊妹同工。七年之久,得她不少幫助与栽培。十余年來,雖然渡了些波浪式的生活;但是因著神的恩典,領我走了几段我所不能走的道路,使我順服了几件我所不能順服的真理。最終走到地方教會的立場上面。我与几個同工的姊妹,住在上海所租的一所房子里,專心為主做工。雖然在這地上不再有我們的名譽地位,但是我的主,祂是我的榮耀!祂是我的產業!祂也是我的安慰者,哦,有主夠了!